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余秋雨是否大师何待教育部“资质认定”

2008/9/16/08:40 来源:荆楚网 作者:于立生

    这个年代,还真可堪称是“大师”帽子满天飞,“大师”满街都是。

    “上海市教育委员会于9月10日在上海举行了‘余秋雨大师工作室’授牌仪式。上海市教委领导认为,在上海艺术类高校中充分发挥国内外公认的文化坐标人物的引领作用,一定能够更加有效地推动上海文化的提升。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政府承诺修建‘余秋雨大师工作室’的办公用楼,并向余秋雨颁发了文化顾问证书。区政府准备在余秋雨的指导下,每年开设具有国际等级的‘城市美学论坛’。”

    对于被称为“大师”一事,余秋雨称:在听到成立“余秋雨大师工作室”后他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倒也还真是一副“犹抱琵琶半遮面”,欲迎还拒又或欲拒还迎——半推半就的架势。

    但是何以谓“大师”?《辞海》的专条解释是:“有巨大成就而为人所宗仰的学者或艺术家。”,相信“余大师”自也不至孤陋寡闻,对此不知。论以严格界定:大师,其一,须在本专业或领域成就卓异,譬如一学派之领军人物,如“罗王之学”的王国维,如“章黄学派”的章太炎、黄侃;其二,还当美誉超出本专业、本领域,而广具公众影响。——二者缺一不可,如只具前者,则止专家而已。

    审视一下余秋雨:教授、博导,做过上海戏剧学院的院长。但是在教育领域,有何卓异成就呢?素未听闻。

    以学术论,从事过戏剧及美学研究,但是也如其自谓:“艺术美学,包括城市美学”“搁置多年”;虽是曾出版若干学术论著如《戏剧思想史》、《观众心理学》、《艺术创造论》,但是成就又是否超拔?影响又是否深广?还是仅局限于小圈子内呢?——要说美学大师,宗白华是,朱光潜是,蒋孔阳、李泽厚庶几也近之;但余秋雨恐怕也还只是远远的,在路上。

    论以文学创作呢?那倒也确实,近二十年间,余秋雨以其《文化苦旅》等系列文化散文,一纸风行天下;余氏也因此真正为广大公众所认识。但是,其作,艺术质地或谓含金量又如何呢?恐怕也终究还得大浪淘沙,交由时间来检验;但是,所谓广为人知,却也并非是以口为碑,以心为碑,美誉一片——而是争议不断,毁誉参半——譬如有人质问其“为何不忏悔”,譬如又有人嘲讽其“含泪劝告……”,又从何而言“为人所宗仰”呢?也还正如有读者所认为:“当下……称做‘大师’为时尚早。”

    文学,是文学,教育,是教育。虽说并非八竿子打不着,但也终究是两码事。以散文创作而为人熟知的余秋雨,是否大师,又何待教育部门越殂代庖,“资质认定”呢?而且,其是否为大师,终究也应是取决于文学共同体内部以及广大读者、公众——亦即来自民间的评价!而今既“大师“帽子随意派送,若是悖逆于民意呢?上海市教委,这不是在扛着政府部门的公信力——自说自话,在开玩笑嘛?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