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艺术家冯骥才:我的书房是在田野里的

2008/10/23/10:22 来源:现代教育报

    采访前一位朋友告诉我:“冯骥才做民间民俗文化的保护与抢救工作,压力很大,中断了多年的绘画,又重新拾起了。有了经费,才能更好地完成这项严峻的工作。这个人是极有深度的,他是一个思想家、艺术家,从不轻易地随波逐流。他是一个认真而平和的人,你不用担心,当你浏览与沉醉在他的书房的时候,一转身就能问出许多问题,你问的所有问题,他都会回答得很精彩。放心吧。”

    当我们来到天津大学冯骥才文学艺术研究院,见到了我们必须去“仰视”的“大冯”时,仍然被他发自肺腑的谈话震撼了。最大书房是在社会里

    人类的文化遗产分为两大类,一个是物质文化遗产,一个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前者是物质性的,是静态的,是以物为载体的,主要的价值是对远去的历史、文化做确凿的见证;后者是非物质性的,无形的,动态的,以人为载体的,它依靠的是人口传心授而世代相传,它是活着的历史社会。自觉地传承各种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人就是传承人。传承人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主角和生命。倘若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没有人传承,这种文化就中断了,消失了。

    世界许多国家的学者都认为中国的文化是最丰富的、最斑斓的。因为地大物博、民族众多、地貌多样,不同的地域有着不同的文化板块;因为历史悠久,不同的阶段有着不同的文化。这样的文化发展历程和文化构成是世界上比较少见的,因此中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世界上应该是最多的。然而大部分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历史与社会的发展中受到冲击,面临濒危,相当一部分都已经消失了,或者正在消失……

    就像齐鲁大地曾经千姿百态的古村落,今天可能已不足百个;就像会随着93岁东巴舞者的逝去就再无传人的东巴舞蹈;就像甘肃那个能唱出很多很多曲调的老人临终前都希望能把自己所会的流传下去……

    这都是冯骥才亲眼所见的,他说:“每一分钟,文化遗产都在消亡,这就是我们面对的现实。”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当灵魂消亡,民族就消亡了。面对这样不容乐观的现实需要有一个坚强又清醒的心。在这样严酷的现实中拯救与抢救我们的文化遗产需要莫大的勇气和饱满的激情,这两点冯骥才都做到了。

    从2002年冯骥才就开始主要负责与此相关的两项比较大的工作。一个是国家批准的中国民间文化遗产保护的抢救工作,希望可以在10年到15年把民间文化普查一遍,就是要把家底盘清;另一个就是把我们各个民族的各个地域的文化档案都要整理出来,这是一个非常松散的、浩大的、千头万绪的工作。

    但冯骥才坚定地告诉我们:“这是一定要做的。我个人的观点,知识分子要到第一线,要到田野里去工作,作家的书桌要搬到田野里,在田野里面阅读那些遗产的书、生活的书、生命的书、老百姓的书。就知识分子社会责任来讲,最大的书房是在社会里。从文化上来讲,我的书房是在田野里。”“把书房放在田野就是这样的姿势。”冯骥才指着一幅照片告诉我,照片中几个人相互搀扶着撑着伞险些跌倒在泥泞的山路上。这是冯骥才带领一干人调查滑县年画时拍的照片。当得知那里可能有还没纳入体系的年画时,他们来到了这个家家都还在供着神农像的村庄。

    神农是中国农耕时期农民主要敬仰的一个偶像,面对这个残存在工业化进程和现代文明体系之外的闭塞的村庄,它是否是一个独立的年画产地,是否和相距50公里的朱仙镇的年画一样?为此他们要做大量的调查和比较。

[1] [2] [3] [4]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