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广东多所高校开死亡教育课引发作秀争议

2008/12/31/09:36 来源:新华网

    核心提示:广东多所高校开展死亡教育课程,引起了多方关注和争议。专家认为,死亡教育要达到前者的积极效果,消除后者的副作用,就必须在教学方法上动脑筋。

    每个周三的晚上,广州大学文科东楼123室总是坐满了100多号人,听讲“生死学”。据《信息时报》12月25日报道,除广州大学外,目前开设死亡教育课的广东高校还有华南农业大学、广东药学院等。写遗书、立遗嘱、去殡仪馆等都是大学生们上死亡课的主要内容。   

    死亡教育并不是什么新生事物,此前已经有学校陆陆续续地尝试过。但社会舆论对此仍然是喋喋不休,莫衷一是。上个月,在昆明某中学的死亡教育课上,老师让高一年级的学生集体写遗书,引起轩然大波。有人称这是引导学生直面生死,消除死亡的神秘感;有的人则认为此举会在无意中诱导学生寻死。

    抑郁症女生放弃自杀

    廖艳(化名)是一名广东药学院的学生,出生在湛江一个农民家庭,在她之前有一个姐姐,因此父亲一直希望能再生个儿子,可惜事情并没如父亲所愿,廖艳曾听妈妈说过,当她被医生抱出来后,爸爸第一眼就是往裤裆上看,看完之后一声不吭地走了。后来,爸爸在城里偷偷找了个女人生下两个男孩,再把两个男孩交由乡下的母亲抚养。

    廖艳的家庭并不富裕,爸爸在当地当公务员仅有不到1000元的月薪,妈妈在乡下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只靠做一些农活把几个孩子拉扯大。从小的生长环境和课业的重担让她逐渐患上了抑郁症。

    廖艳进入大学之后,为了她的学费家里四处凑钱已经一贫如洗,加之读医的课业负担又非常重。慢慢地,廖艳发现自己听课总是耳鸣,注意力无法集中,老师讲课一直听不进去。晚上也一直失眠,更糟的是经常感到胸闷、心慌,不由得让廖艳冒出自寻短见的想法:“为什么我要出生在这个家庭,为什么我这么不争气,没法读好书。”。

    正是这个可怕的念头赋予实践之前,选修课列表中“死亡教育课”出现在她眼里。廖艳称,上了“生死课”,她还和老师保持联系,她的一些想法也得以改变。老师后来还给她开处方,告诉她要相信自己没有病。她说,因为吃药一直不好,所以老师判断她的身体并没有器质性变化,只是功能性失调,让她慢慢恢复信心。现在廖艳的情况已基本稳定,打算休学后返校跟下一年的师弟师妹一起上课,已经没有了自杀的念头。

    正确理解死才能更好地生

    死亡教育让廖艳走出了轻生的阴影。但是,像廖艳这样幸运的只是少数,据不完全统计,广东近5年来已有75名学生自杀,仅今年已经有20名左右的学生自杀。为让学生珍惜生命,广东高校亦已开始直面这一问题,近年来陆续开设死亡教育课程,授课的内容不仅有写遗书、立遗嘱、撰墓志铭,学生还要到殡仪馆、敬老院、临终关怀病区等场所去实地感知、考察或实践,略窥死亡面貌。

    “为什么要开这门课?现在的大学生心理素质太差,自杀事件越来越多。”广东药学院公共卫生学院院长邹宇华深有感慨地说。广东药学院今年3月份开始面向全校学生开设《死亡教育》选修课,并配有专门的教材《死亡教育》。

[1] [2] [3] [4]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