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靠贷款支撑的基层教育 是社会的耻辱

2009/1/16/08:47 来源:新华网

   渭南市合阳县原王家洼中学的校长刘会胜是一个普通人,不过让人感觉不普通的是,他在14年里以个人名义贷款20万,来给学校聘请的民办教师发工资,由此也维系了附近9个村的孩子上学的最后命脉所在,假如这些孩子因此教育而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刘校长的这20万贷款可谓是功德无量。

    如今当地政府了解到此事,终于能大发善心,从教育局调配资金填补上刘校长的个人债务的黑洞,也终让一件善事最终没有演化成一出悲剧。

    庆幸同时,却又隐隐感觉到无数的疑问铺面袭来。王家洼中学的老师,最多时也不过40余名,每月工资不过两三百块钱,不用进行复杂的购买力折算,我们也可看出待遇之微薄,但是就是这样的低工资,还需要校长个人出面贷款,维持运转,岂不怪哉?

    换个角度来想,假如不是校长忍辱负重,这所学校不早就作鸟兽散了吗?一个初级公立学校,居然会在悄无声息中因负债破产,这种事情仔细想想,足以让人惊心动魄。

    欠债的当然不止王家洼中学,如今的大学也是负债大户,2007年,吉林大学自曝不堪负债利息支出,以吉林大学为例,每年要支付高达1.5亿到1.7亿左右的利息。如此天文数字,让笔者都曾以为是记者会错了意,错把还本当还息。

    而不久前湖南教育厅更是大胆自陈,整个湖南省高校负债120个亿,已构成相当的财务风险。如此种种,都让人不禁心生疑问,高校都在干些啥?

    按照1993年的《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里的规定,我们财政性教育经费应占GDP的4%,不过直到2007年,我们实际投入的教育经费最终也只达到了3.32%。不过考虑到1993年到2007年之间,我们的GDP至少翻了6到7倍,我们的教育投入似乎并不算寒碜。

    如果只看高等教育,我们更会觉得教育实在是一个"吸金"的行业。如今高校中年投入经费达到10亿以上的学校,就不下10所之多,清华北大这些更是以数十亿计,何穷之有?

    稍微对近年高校的发展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这些年随着扩招风起,各地以基础建设为名,大兴土木,置换校区。从北京、上海、广州等地来看,大部分高校都有自己的新校区,一校两区甚至三区已成为高校的基本模式。有了新的建设用地,自然就要来个重新规划,于是每个院系都要修栋自己的别墅小楼,作独立王国,过去的比邻而居、合用教室,现在则成老死不相往来,教授的办公室足以作一个小型研讨室,使用率却几乎为零。至于重复置办的资料室、研究所,更使得高校内部利益结构复杂重重,笔者身为学院中人,也常常不明就里,足以证明今日之高校,几已沦为名利场。

    正是在这种以扩招为名展开的"高校建设大跃进",使得高校落入自己挖下的深坑,这些钱大部分都不是由政府直接拨款,而是从银行借贷而来,一个公立教育机构,最后竟成为借贷大户,我不禁深为校园学子担忧,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学校赚钱的对象,最后很可能落到学生头上。

    而比较美国公立大学来看,他们自然主要依靠各州的财政拨款,而追溯到上世纪30年代美国高校大扩张的时期,由于实行新政,美国公立大学也有一股贷款高潮,但是就算如此,美国政府对于贷款也有严格的限定,比如对贷款修建基础设施需要有一定的自有资金,否则就不予贷款,而且一旦高校无法偿还,就由政府出面来代偿。

[1] [2]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