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教育掘金:黑洞暗流 一半海水一半烈焰

2009/2/9/08:37 来源:新华网

  1999年9月16日。贾军记得很清楚。“那一天,东方爱婴的账面平了。”当年3月16日,贾军以50万启动资金开始做东方爱婴,最困难时负债60万。“幸好只困难了半年。”

  “未来若人口自然增长速度放缓,教育业增长预期也会随之放缓。”华兴资本合伙人谢屹璟认为,“婴儿潮”的到来是推动教育业投资的另一助力。“尼尔森媒体研究报告”指出,2006年中国出现了结婚潮,而相应的婴儿潮将在2006年底至2007年产生。正是基于此,贾军选择在2007年引入投资人,以便东方爱婴能够“准备好软硬件来满足需求”。

  法国里昂证券公司的一项调查结果是,亚洲各国的家长都不惜支出家庭的大部分收入教育子女。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调查与数据中心“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家庭支出调查”显示,2006年教育支出占到家庭年总收入的平均比例,城市为24%,县乡村为20%。“任何一个学校,从单体来讲,现金流都是非常好的。”智基创投管理合伙人卓德钦说。“家长和加盟商基本上都是现金。”北京七彩光华CEO李苒说。

  四万亿计划也是当下教育热的另一政策性动因。2008年11月26日,教育部决定将其从中央第四季度千亿元新增投资中分得的44亿元绝大多数用于基础设施。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司长韩进解释:在国家经济处于调整期时,加大对人力资源及其开发的投入,是为今后经济的复苏储备人才、为产业结构升级提供人才的一个非常好的时机。而早在2004年4月实行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其他类型资本有可能投资教育业,该条例规定,出资人可以“取得合理回报”,可以享受一定程度的税收优惠。

  黑洞与暗流

  前期投资大、政策的不确定等因素,是许多本土基金投资人对教育业投资谨慎的一大理由。的确,这个行业在热闹的表象下,依然存在许多不确定性。

  “如果和人民币基金谈,他们会说不投教育。”华兴资本合伙人谢屹璟说。事实是,搅动教育业投资的几乎都是国际VC,不然就是拿着美元做投资的本土机构。

  这和“教育集团都在美国上市”结合起来看,就可见端倪。“教育业在中国还算是公益事业,所以退出时可能会遭遇道德性风险。”国内某VC人士说,若新东方在国内上市,按其2009财年第一季度总净收入1.183亿美元,净利润4490万美元算,“近38%的利润率,难免会有人质疑,是赚钱还是做教育?”

  中国资本市场上,曾有过英豪科教、托普科技等上市教育公司,但都因赢利以及其他各种问题而最后退市。我国《教育法》第25条明确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举办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北京盖普风险管理培训中心校董会主席傅向东坦承,这家做金融培训的机构的收益率是按照“成本倒推”方式而设定在12%左右,“说盈利是不合适的,应该是合理回报”。

  “倘若IT投资的主要风险在技术,那么教育业投资的主要风险则在于政策变动。”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文东茅举例,目前北京等中心城市已经把幼儿园教育延伸到0岁,“如果学前教育逐步纳入义务教育领域,那对民营机构的影响是巨大的。”

  大地幼儿园在厦门思明区的5所分园今年就已经尝到了“政策改动”的味道。2008年7月4日中午,4所幼儿园的孩子都被要求中午接走,理由是这5所幼儿园被思明区教委“收回实行公办”。总部在珠海的大地幼儿园,早在2000年就在厦门办学,“一直被评为民办一级幼儿园”。

  智基创投管理合伙人卓德钦认为,教育业投资在政策层面还有很多“不够明确的地方”。比如教育的定义,“目前大部分非公办的教育机构都是以公司性质在运作”。各地政策执行也存在不一致,“中心城市或许都实行了税收优惠,但到二三线城市就讲不通”,这在合并报表时造成问题,进而影响公司的框架以及在全国的布局。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