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教育掘金:黑洞暗流 一半海水一半烈焰

2009/2/9/08:37 来源:新华网

  “VC、PE此前热衷语言类教育以及在线教育。无论是新东方还是正保远程教育都已经有了很好的运营、很成熟的商业模式,增长可证明,后期的投入也不大。”谢屹璟说。

  教育业先期的巨大投资,是抑制风险投资介入的重要因素。红黄蓝的创始人史燕来记得很清楚,2005年红黄蓝开设第一所幼儿园,总共投入了450万,“我们把亲子园前3年所有的利润都投进去了,还增了一部分资金。”南洋教育集团的崩塌,就是由于资金需求量极大但又找不到融资渠道造成的。四川光亚学校创始人卿光亚认为,“一开始就要买地建房,成本很高。”《民办教育促进法》对学校的场地、教学设施以及师资等都有具体规定。

  但事实上,“在任何一个领域,都有不可理解的投资案。”一家美国北京的PE机构投资人说,教育业投资也不可避免。

  2008年11月,凯雷向北京昊月注资5000万美元。“我到现在仍无法理解这笔投资。”上述投资人说,以成人自考为主要业务内容的昊月集团,“发证数量受到国家有关部门限制,其在扩张规模上存在玻璃天花板”。另一家专注于早中期领域投资的VC人士则认为,尽管不认同,但这个市场上不同机构有不同的风险偏好,“或许凯雷认为这个险值得冒”。

  北京七彩光华公司的CEO李苒也意识到了这种荒谬性。“很多比我们小、比我们差的机构都有人投资。”2004年创办的七彩光华,2008年的营业额为1300万。比一些拿到钱的同类机构强的是,“我们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相对成熟的管理运营系统以及非常有优势的渠道”。

  “无可否认,现在的教育业在局部也存在一定的不理性投资。”中资教育研究所所长刘绪刚说,尽管他并不认可“教育业不适合投资”的观点。

  华兴资本合伙人谢屹璟说,资本推动企业过速生产的情况,在教育业投资中也已经出现。“基金也很有压力,假如别人所投公司的增长是50%,而他们所投的只有20%的话。”刘绪刚指出,“教育的回报周期确实比较长。”一般都在5-7年。如果投资人因为眼前的一时利益而不顾产业发展规律,盲目快速催肥企业以求退出的话,将会对公司本身乃至教育行业都产生不良影响。巨人、学大就被指扩张太快,“我分别和他们的创始人都谈过,他们在管理和人员上目前都出了点问题。”

  “中国教育产业还处于发展初期。”刘绪刚认为,创新模式是需要时间来验证的。“从1999年到2007年,东方爱婴就用了8年多的时间,才从导入阶段真正进入初步发展阶段。”东方爱婴董事长贾军说,“教育是一个急不来的行业。”新的模式出来以后,在VC助力下进入扩张期,“只有解决了扩张期出现的问题之后,这种新模式才有可能继续发展乃至成功。”谢屹璟说。

  据了解,华威国际、IDGVC、软银赛富以及艾威资金等在教育业投资中都比较活跃。史燕来最终之所以选择了艾威,一方面是艾威有教育投资经验,另一方面也是“他们并不急于要成长”。“那些10年期的基金或者evergreen的基金,做教育就比较适合”,这不是pre-IPO阶段的投资,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的。KPCB董事周炜说,“我们的基金是10年期的,去年刚刚创立,到要求回收还有很长的时间。”而那些已经投了三四年的基金,就不太适合看教育项目。

  创业家是会出问题的另一极,他们“一种是生意人”,他们的主要注意力放在商业模式上,对“教育的首要目的是服务于受教育者”的理解不够。“北方汽修如果不出问题,迟早也会出问题。”据接近该公司人士说,原因是其创始人在教育与赚钱的平衡上越走越远,“学校环境很差,教学产品更新也跟不上”。或许是巧合,其创始人曹振峰就是非教育出身。“另一种是教育出身”,对教育理解而专注,但对接资本市场方面又非常不在行。“不要说对赌之类的,哪怕是股权融资都要解释半天。”北京一家小型投行人士说,沟通的时间很长,效率很低。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