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人大教授张鸣:教育有问题,家长是共谋

2009/2/9/11:32 来源:和讯
    2月5日出版的《南方周末》,刊登了一位安徽在校高三学生写的文章《我被中国教育逼疯了》,文章诉说了他在应试阶梯上攀爬的过程中,如何被学校和家长联手挤压的故事。应该说,虽然家长们未必都会像文章里那位父亲那样,动辄对自己的孩子扬言“去死吧”,但类似的故事,在中国每个有学校的角落都在上演着。

  不客气地说,现在的中学教育,活像是一部只有一个出口的绞肉机,能在绞杀中爬出去,就是“一本”的大学生,爬不出去就成了失败者,乃至被当成垃圾。这部把学生绞得快要发疯的绞肉机的动力,有绝大部分来自那些望子成龙的家长。

  眼下,“成功教育”是个时髦的概念,几乎每个学校都在标榜自己推行的是成功教育,但实际上,很多学校的教育问题成堆,出产了数量庞大的失败者。只要进入这些中学,恶性竞争就启动了(有的地方甚至在小学、幼儿园就开始了),孩子们只能在分数的阶梯上攀爬,而老师和家长保持密切的联系,互动良好,构成了鞭策学生攀爬的两条鞭子。爬在前面,则学校和家里都是天堂,掉下来,则学校家里都是地狱。没有选择,没有自由,学生只能顺着一条狭窄的通道往上爬,爬不上去就成了失败者。有老师和家长天天这样的灌输,在现实生活中,差生的确也被当成了失败者,饱受所有人的白眼,在白眼中自暴自弃。

  即使那些从通道里爬出去的学生,也一样有挫败感,因为考得理想的,毕竟只有少数人;只要考不上北大清华,没有上自己喜欢的专业,心底里依然有缺憾。每个人都跟前面的人比,每个人都是失败者。

  应试已经成为我们教育的灵魂,一旦没有了畸形的考试排名竞争,老师不知道该怎样教,学生不知道该怎样学。小学升初中,一旦没有了考试,则全体放羊,教与学两下不知所措。同样,高中生一旦进入大学,没有了统练,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整个学习过程,很少有学生会上图书馆,很少有学生会根据问题,查阅图书资料。甚至由于中学阶段除了课本之外什么都不准看,中学生连什么叫好书都不知道。于是我很能理解,为什么现在很多中学生喜欢低俗的日本漫画,喜欢同样低俗、甚至有抄袭之嫌的郭敬明的小说。也许,只有这样的货色,才能让他们在攀爬中得到一点慰藉。

  我知道,即使那些放狠话威逼孩子的家长,其实心里都是为了孩子好,每个家长都迫切地望子成龙。为了让孩子成龙,必须把孩子逼成只会考试的机器人,方能脱颖而出,为此,甚至不惜将孩子金色的童年变成灰色乃至血色的。很多学校和老师,也在千方百计诱使家长这样做,如果有家长胆敢不这样,那么他们的孩子在学校里就不大可能有好果子吃,除非家长有本事将孩子送到国外,否则,没有人敢不随大流。

  就这样,家长们忘记了,什么叫属于孩子自己的快乐和幸福,忘记了成功的标准其实未必只有学历、身份和地位。一个做体力劳动的人,未必就没有尊严,在人的世界里,没有人是垃圾,除非这个人做了不齿于人类的事情。一个人,只要能让自己的一生过得快乐,对家庭负责,让家人感到幸福,对社会有益,就是一个成功者。他们更忘记了,按照我们现行教育体系培养出来的所谓成功者,有不少实际上心智畸形,这样的人,在世界上竞争力是有限的,个人生活也未必幸福。可惜,这样一些属于常识的人类教育理念,在我们这里,特别缺乏,缺乏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

  因此,我们的家长,一边痛恨这种教育,一边却自觉不自觉地成了这种教育的维护者,给了这种教育最大的动力和养料,对于改革反而深怀疑惧。人人都陷在恶性循环里面,眼看着自己的孩子坠入深渊,却无可奈何。这种教育的既得利益者通过这个循环得到了最大的好处,家长和学生则得到了最大的恶果,但在事实上,却都在维护这种教育,维持这个循环。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