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应试教育不死 取消文理分科有何益?

2009/2/9/13:59 来源:扬子晚报

如果应试教育不死,仅仅取消文理分科,这种浅表化的小手术自然于事无补。可以想见的一个后果是,高中生因为文理合科,从而大大加重学习负担。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工作小组办公室昨天举行新闻发布会,提出将就社会关注度高、影响教育改革发展全局的20个重大问题继续公开征求意见。其中包括是否取消高中文理分科等问题(2月7日《扬子晚报》)。

    高中文理分科之辩一度在坊间引起热议,如今它已成为影响教育改革发展全局的20大问题之一,可见其受关注度之高。有识之士一直建议取消高中文理分科,比如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朱永新曾撰文称,高中与高考文理分科,大大削弱了文科的水平;文理分科,降低了民族的整体素质;文理分科,加剧了应试教育的效果。此外,包括教育部前副部长周远清、北大前校长许智宏等业内人士,也均反对中学教育进行文理分科。

    毋庸讳言,这些学者痛陈文理分科的弊端,是高屋建瓴的判断,绝非轻率之言。北京大学前副校长王义遒曾如此评价文理分科:这种狭隘的专业教育模式,功利色彩非常浓。很多理工科生不知道《水浒》、《西游记》是谁写的,因为是名著,就以为是鲁迅写的。与此同时,一些文科生科学素养欠缺,甚至连一些基本的理工科知识都不具备。因此,坊间有一些论调,高中文理分科,让我们损失了一大批真正的自然科学家和真正的人文、社会学科的大师;诺贝尔奖呼唤了那么多年,为什么唤不来?这涉及到高中文理分科,文理分科是导致人才培养水平下降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也导致了我国科学精神和人文情怀的分离。

    打量这一观点,其潜台词即是,应该早日废除文理分科。问题是,废除了文理分科,是否民族素质就大为提升,是否就会大师频现,是否就能拿到了诺贝尔奖?答案自然不容乐观。众所周知,高中文理分科之所以大行其道,除了历史背景——沿袭和复制前苏联教育模式之外,一个最不容回避的因素即是与招摇于世的应试教育大有干系。

    这么多年,我们为何出不了大师?我们的创新人才为何不够多?学生的科学精神和人文情怀为何分离?文理分科其实只是表症,深层症结则是缘于应试教育大行其道,甚至因为其一度主导一切的“马首”。借用中科大原校长朱清时的话就是,应试教育阻碍创新人才培养,而高考则是控制应试教育的那根“魔棒”。

    可以断言,如果应试教育不死,仅仅取消文理分科,这种浅表化的小手术自然于事无补。可以想见的一个后果是,高中生因为文理合科,从而大大加重学习负担。笔者曾读到一篇博文,作者反对取消文理分科,理由是:看看在读的高三学生是怎样度日的!一天数学、英语、物理、化学、生物一科一章试卷,我们狠不得把一秒钟分成60分。这是文理分科后的状况,要是文理不分呢?再加三张试卷总共八张,怎么让我们受得了呢!不妨让我们专心地去学理或文吧!

    现在,一些人谈起那些远去的文理兼修的大师,总是喟叹不已,比如国际数学大师陈省身先生,才华横溢,术业多攻,除了数学,在历史、音乐、画画、诗词等方面也皆有所长。除了陈省身,还有苏步青、钱学森等大师都是文理兼修。不妨作一假设,如果这些大师生活在这个时代,终日为应试教育奴役,他们还会在少年时,有时间和闲心钻研其他兴趣爱好吗?钱学森曾忧心现在为何老是“冒”不出杰出人才。这当然不能怪文理分科,要怪就该应试教育。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总体战略研究组咨询专家王渝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说,“我们谈了很多年素质教育,但是目前大多数中小学依然实行应试教育”。这是实情。因此,如果应试教育不死,文理合科又有何益?要想实现取消文理分科后的愿景,首当其冲的就应该是祛除应试教育,施行真正的素质教育,否则单纯取消文理分科不仅达不到预期效果,反而加重学生负担,客观上助长应试教育。(江苏王石川)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