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把脉高教:中国教授争取科研基金很勇敢

2009/3/27/09:15 来源:南方都市报

    慧聪教育网】中国有能力办世界一流大学吗?世界著名华人数学家丘成桐给出了肯定的答案,抗战时期西南联大是个典型例子。

  昨日上午,丘成桐做客中山大学,“把脉”中国高等教育。这位数学家依旧言辞犀利,语带机锋,挑出“七大弊病”。对比中西方教育,他直言:“大学不要求每个教授上课是愚不可及”、“中国院士平均年龄在70岁左右,(哈佛)60岁以上教授我们很尊敬但不会聘请”。

  ●谈教学大学没有要求每个教授必须教课是愚不可及的。适量的教学乃是研究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教学不只可以支持和促进研究,与年轻人相处的过程中,往往亦能迸发出新鲜的想法。

  ●谈创新从我们院士的年龄平均在70岁左右,就可以看出他们不是走在最前沿的领导学者了。我们需要创造能力很强的教授,他们可以激励其他年轻教授和学生向前。“年轻”这两个字很重要。

  60岁以上教授美国大学不会聘请

  对中国当前的高等教育体系,丘成桐的批评并无保留。他说中国高等教育亟待解决有七大问题有:年轻有创造力的人才缺乏、经费不足、评审制度不健全、人文教育欠缺、开放性普适性不够、研究与教学脱节、管理体制不利于创建一流大学。

  “年轻这两个字很重要。”丘成桐说,最近哈佛大学聘请的几位终身教授都是20多岁,美国的大学一般希望聘请40岁以下的教授,60岁以上教授会受到尊敬但不会聘请,因为最前沿的科学需要年轻的学术领导,可是中国这种人才相当缺乏,“从我们的院士平均年龄在70岁左右,就可以看出他们不是走在最前沿的领导学者了”。

  揶揄中国学者争拿基金

  中国的科研评审制度近年来在社会上备受诟病,丘成桐对此亦深表忧虑,他揶揄道,“中国教授争取科研基金是很勇敢的,因为拿不到基金是场灾难,许多教授学者从基金中拿到几倍于薪金的好处。”

  丘成桐认为,评审制度应该注重鉴定“质”而非“量”,但这是现今中国高等教育评审制度的最大难题,原因在于基金分配权在一小部分院士、政府官员或大学行政人员手里,而国内世界级专家寥寥可数,没有足够多超脱专家参与,评审结果难以服众,因为评审时“如果是大科学家对他们批评,他们不会抱怨而是尊敬,但如果是官员来批评,学者心里肯定不服气”。

  为经费屈从于政府和市场不可取

  丘成桐还认为,“当前中国高等教育的开放性和普适性不够,学术的开放与经济的开放相比还有很大差距”。就管理体制的问题,他把中国大学比作巴黎大学,只不过是教会和政府的差别,他以诺贝尔奖为例,“由政府控制和管理的研究项目能拿到诺贝尔奖的极为罕见”。

  对当前部分教授只重研究忽略教学的现状,他说,“我觉得大学没有要求每个教授必须教课,是愚不可及的,因为适量的教学乃是研究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教学不只可以支持和促进研究,与年轻人相处的过程中,往往亦能迸发出新鲜的想法。”

  丘成桐对当前部分高校为经费屈从政府市场的做法认为是“不可取”的,他提出大学应为社会服务,但“这个服务必须是大学自己决定,而非盲目满足‘市场需求’,不这样做,大学便会沦为政府、军方、工业界或捐款人的办事工具,不可能为社会长远发展做贡献”。

  期望看到更多的西南联大

  中国还有能力办成世界第一流的大学吗?在一系列的“批判”后,丘成桐却给出个充满信心的答案:“抗战时期西南联大是个典型例子。”

  他说,“在上个世纪,由清华大学正式成立,由蔡元培出任北大校长,及南开正式成为大学,到西南联大极盛时期,也不过是40年不到的光景。改革开放到今天也有30年了,我渴望在短期内能够重见当年西南联大的风采,不单是一个西南联大,也应该见到十个二十个及更多西南联大这样的大学。”

[1] [2]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