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热辣时评:高考与学生到底谁放弃了谁

2009/3/30/09:31 来源:红网

    慧聪教育网】每年到这个时候,总有一些“放弃高考”的例行新闻,读来让人心头五味杂陈。3月28日《重庆晨报》消息说,今年重庆高考报名人数虽有增加,但相比同等人口的省市来说,考生仍偏少。应届高中毕业生中,有上万名学生没有报名高考。这些考生多是农村考生,有的迫于无奈拿个毕业证外出打工。此外,严峻的就业形势,也使读书无用论思想在农村蔓延。

  若不出所料,定有一些人会照例站出来教育我们说:稍安勿躁,放弃也是一种美丽!这话看似很有道理,毕竟,高考又不是义务教育,对家庭而言属于一项投资,对学生而言则是选择自由,没有法律规定谁一定要与高考善始善终地爱下去,抽身而出,并不代表人生从此就失重。

  然而,将心比心,脱胎于农村而坐在写字楼里的“我”、畅行于城市生活的“我”,当年也有机会“放弃高考”一下,“我”又做何选择?我只知道,我不乐意,十二分不乐意,就算是以头抢地也要把“高考”这一关过了,因为,对农村孩子而言,这一生,还有比高考更公平更关键的“向上游”的机会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最简单的一个道理。自由是什么?首先是选择的能力,被保障的权益。对一个乞丐说,我尊重你不吃满汉全席的权利与自由,这样的逻辑实在很悖谬,也很残忍。

  那么,就让我们来看看“上万名学生放弃高考”的几个特征吧:一者,这些“放弃者”大多是西部地区的农村学生,年年都有类似报道;二者,他们都选择了在高考之前“放弃高考”,好比运动员在开赛之前群体性缺席。如此“放弃”,与其说是“选择”,不如说是“被放弃”更准确。换言之,他们,除了选择放弃,还有选择不放弃的权利与自由吗?

  不久前,温总理提到的重点高校农村生源比例下降的话题引起广泛关注,“事实上,很多农村娃在上高中前就已经退出竞争了。”而《中国城市高中生的家庭背景调查》课题组负责人王雄先生介绍说,农村娃不是从进入大学时才开始减少的。高中前“放弃”一批,高考前再“放弃”一批,大学里的农村学生越来越少,也就越来越“顺理成章”了。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能作个体式诡辩,说个别农村学生不读大学也会成为精英,就像养猪也能养出CEO一样——而应该看到,当大批农村学生在高考门前折身而回,“放弃高考”对这个社会的人口结构、阶层流动产生多么严重的固化影响。

  “被高考放弃”实质就是教育不公,是和农村孩子辍学失学一样值得警惕的现象。在开放的公民社会,每个人都应获得在不同阶层中垂直流动的机会,任何一个阶层的成员,都不是“命中注定”要在父辈的身份中继承其角色定位终其一生。这种流动性是社会活力的源泉,也是公平效率的保障。如果教育越来越精英化,价码与数量越来越高门槛,那么,“龙生龙凤生凤”就将成为弱势群体摆不脱的梦魇,发展机会的公平就将成为悬在头上的玻璃天花板。

  高考与我,谁被谁放弃?弄清这个问题,我们才不至于陷入口水的争执,而应该寻求积极政策,让所有“放弃高考”者真正有资格大声说“不是我不能,而是我不屑”!

我要评论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