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政法大学付成励“弑师案”最详精神分析

2009/4/16/11:25 来源:视界网综合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慧聪教育网】10月28日政法大学“弑师案”的真相逐渐浮出水面,之前广泛流传的“情杀”动机开始得到证实。根据中国新闻网《政法大学男生供述砍死教授动机称认罪但不后悔》报道,付成励日前交代了杀人动机,并且作出认罪不后悔的表态。现在就将该报道的个别片段摘录如下:

  摘录一:付成励交代,杀程春明的原因有两点,一是要报复,二是要“杀一儆百”。报复的动机并非程春明 “抢”了付成励的女朋友,而是“程春明在自己和女朋友之间留下了太多的阴影,分手这个事情也和程春明有很大的关系”。付成励认为。

  摘录二:据记者调查,在感情上,付成励是一个很传统的男生,在和女孩陈某认识前后,付成励自始至终没有和其发生男女关系,包括二人的北戴河之旅。“这种事情应当在结婚后才能有。” 付成励说。

  摘录三:“能让我感动的事情很少” 付成励说,只有国家层面发生的一些大事,才能让自己感动。比如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付成励曾献过好几次血,他觉得“国家有难,匹夫有责”。

  摘录四:身在法大,付成励的专业学并非法律,而是国际政治,这与他本人的兴趣有关。“日常生活中,我最爱看中央一台、中央四台以及央视国际频道的新闻节目。” 付成励说,自己对国家的政治和经济很感兴趣,但对国家的法律不抱有很大的信心。

  根据媒体公布的资料,我们知道该“情杀”案虽然并没有出现电视剧上重点渲染的“抢夺”情节,但毕竟是因“情”而杀,而且因为凶手蓄谋已久,特别是凶手付成励后来承认了他的行凶动机,除了报复外还为了“杀一儆百”,所以说这件“弑师案”又不是简单意义上的情杀案了,它甚至更多地折射了道德外衣掩盖着的一系列尖锐的社会问题,它们由以下三种“政治身份”形成:

  (一)国家主义。付成励是一个很传统的男生,虽然性格比较内向,但十分爱国,认为“只有国家层面发生的一些大事,才能让自己感动”, “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曾为汶川大地震多次献血。而且在日常生活中,他最爱看中央一台、中央四台以及央视国际频道的新闻节目。他身在法大,但专业并非法律,而是国际政治,是因为他对国家的政治和经济很感兴趣,而对国家的法律不抱有很大的信心。可见,付成励是在国家主义教育理念下培养成长的具有强烈专制意识的典型代表。这样的学生别说80后,就是90后也不计其数。

  (二)自由主义。程春明曾经留学法国,先后获普罗旺斯大学法国语言及文学学位、蒙彼利埃第一大学经济学院发展经济学DEA硕士学位、蒙彼利埃第一大学法学院公法与政治学博士学位、朗格多克科技大学高等企业管理学院DESS-CAAE(即MBA ,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保罗·瓦雷里大学文学大学文凭。可见,程春明是经历过欧风美雨的典型的海龟派,而且从他与女学生也即弑师案中那个神秘的女事主的暧昧关系中,我们完全可以捕捉到他身上存在的自由主义的影子。当然不排除他的“自由主义”完全是建立在权力交易的基础上。本文不想对道德问题发表过多意见,所以姑且如此定义。

  (三)道德主义。弑师案中那个神秘的女事主陈氏可以说是一个关键性人物,整个案件都围绕着她展开。虽然她可能也是受害者之一。她与凶手付成励确立恋爱关系后曾到北戴河游行,就在这次旅行中她告诉付成励她已经失身于程春明,但没有说明具体原因和任何细节。以致凶手付成励至今仍不清楚“那件事”的具体细节是什么。当后来陈氏提出分手时,付成励就认为是与“那件事”(指陈氏失身于程春明)有关,早已萌发的谋杀念头于是不可遏制地实现了。可见,陈氏在这里是扮演着道德主义的角色,她有意或无意地制造了惨案的发生。

  从以上三种“政治身份”的广泛定义和矛盾冲突中我们可以初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道德主义有意或无意地煽动国家主义去谋杀或镇压自由主义。富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件“弑师案”竟然是发生在鼎鼎有名的政法大学,而且其学生凶手付成励曾声称“对国家的法律不抱有很大的信心”,这应该多少反映了“法治”这个具有普世价值的社会理念在当下中国社会所处的尴尬困境。当法律不能有效约束权力和主持社会公正,并且这些负面影响已经形成一种社会共识,那么远离法律保护伞的“受害者”就最容易走上玉石俱焚的过激(恐怖)主义道路。

  “老师应当为人师表,老师有这种不轨的行为,而学校又不处理,只能杀一儆百来解决问题。”

  前不久,中国政法大学大四学生付成励在接受司法机关询问时亲口说出了杀死同校老师程春明的动机。

  这一惨剧发生在10月28日18时40分左右,当时程春明正准备面对19名学生讲课,被径直走来的素不相识的付成励一菜刀砍在脖子上,当即死去。付成励则在砍死老师后镇定报警,并一直坐在教室里等待警察的到来。

  惨剧发生后,舆论纷纷猜测这是情杀,称付成励的前女友陈某和风流倜傥的程春明有过性关系,终招致杀身之祸。对此,政法大学校方曾给予否认,但付成励的说辞无疑确认了这一猜测。

  据报道,付成励交代说,杀程春明的动机有两个:报复和“杀一儆百”。所谓报复,付成励解释说:“程春明在自己和女朋友之间留下了太多的阴影,分手这个事情和程春明有很大的关系。”

  至于“杀一儆百”,付成励说:“程春明和这个女孩在一起的时候已经是已婚男人……他不配称为老师,根本不为人师表。”并且,“以前有学生向学校告发过类似的事情,但学校不管,没有用。”

  依照其“杀一儆百”的说法,付成励俨然是替天行道者。他的这一形象也得到了网友们的认可,在天涯论坛、百度、新浪网、网易和搜狐等众多网站上,我看到,网友们几乎一边倒地表达了对付成励的同情乃至支持。

  然而,这是真的吗?付成励这样做,有没有更深层的心理原因呢?

  要回答这一问题,就需深入地去审视付成励、陈某和程春明的这一实际上并不算错综复杂的关系,尤其需要深入地去分析付成励的成立历程。

  监狱中的付成励。

  综合各媒体的详细报道,付成励、陈某和程春明之间的故事脉络如下:

  2003年,陈某成为政法大学一年级学生,并与留法回来的法哲学教授程春明有了为期约一年的恋爱关系。

  作为留法教授,程春明才华横溢,个性突出,喜欢穿红格子西裤,戴颜色鲜艳的领带,喜欢作诗和吟诗,常有惊人的独特言论,好激动地争辩。并且,他与陈某恋爱期间,确已是已婚男人,但感情已陷入危机,最终这段婚姻与2006年结束。

  2007年4月,正在读大三的付成励与已是研究生的陈某相识。7月,付成励生日的时候,陈某从政法大学海淀区校区去昌平校区给付成励祝贺生日,让付成励深为感动。

  8月,两人确定恋爱关系。随后在去北戴河旅游时,陈某向付成励透露,她以前和别人有过性关系,当付成励追问这个人是谁时,她承认说是程春明。

  这一消息刺伤了付成励,但他说,这并未影响到陈某在他心目中的形象,他认为她也是受害者,并认为陈某告诉他这么隐秘的事情,是信任她。所以,他要为她负责。从此以后,他对履臣颖兜睾谩?/P>

  10月国庆节期间,付成励带陈某回天津见父母,对父母明确说,这就是他要娶的女孩。

  然而,付成励越热烈越投入,陈某却越冷淡越疏离。2008年初,她向付成励提出分手。2008年7月,两人正式分手。陈某两次提出分手时,付成励都威胁说要杀掉程春明。

  2008年10月28日,付成励杀掉程春明。

  以上这一故事的脉络,是付成励的好朋友李乐(化名)透露的。此前,有传言说,陈某之所以和程春明有性关系,是程春明借陈某考研之机“潜规则”了陈某。但陈某读的并非是程春明的研究生,而李乐的说法更是否定了“潜规则”的阴谋论。与其说是阴谋论,更不如说是1965年出生的程春明吸引了大一女生陈某,这是一场自由恋爱,尽管它有着婚外情和师生恋的色彩。

  非常值得关注的是,李乐多次讲到,她觉得付成励和陈某的恋爱与其他的恋爱不同,甚至都不像是恋爱。

  最初,付成励说他恋爱了,而给李乐出示的证据是,陈某给他发短信说“想弟弟了”。对此,李乐警告他说,可能陈某就是将你当弟弟看而已,付成励则反驳说,陈某曾亲过他的脸一下。

  一次,付成励带李乐这位最好的朋友去海淀校区,说是要去见他的女友,但到了陈某的楼下后,陈某却说“累了,不想下来”。

  此外,付成励还向李乐透露,他和陈某通过QQ聊天时,总是他一个劲不停地说,等他不说话了,陈某就说早点休息吧,并发来一个笑脸作为结束。

  当陈某将她和程春明的事情告诉付成励后,付成励对李乐说,“必须肩负起责任,一定要娶她”,这个逻辑让李乐感到崩溃,她警告说,对方未必需要他承担责任,但付成励说“不承担责任就不算个男人”。

  从付成励的倾诉中,李乐还发现,自从说出“那件事后”,付成励是越来越热心,陈某越来越冷淡。付成励说,他对陈某越好,陈某越有压力,屡次提出分手,说自己配不上付成励。因此,李乐警告说,你的关心常常用力过猛,有时候别人会受不了。可付成励不这么想,他认为,陈某已受过很大伤害,假如他对她不好,就会让她觉得被嫌弃,所以他应该更用心。

  从李乐的这些描述中,令我想起了我在北京读书时认识的一个朋友。他当时近40岁,事业有成,而且极好开玩笑,别人和他在一起,总会被他逗得前仰后合。然而,他向我透露,他竟然一次恋爱都没谈成过,女人一开始很容易被他吸引,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们无一例外会后退。

  这是为什么呢?一开始我百思不得其解,因为他看上去应该属于钻石王老五啊,如果说事业有成是女人选择配偶的重要硬件,幽默则是女人选择配偶的重要软件,这些他都有啊。不仅如此,他还是一个道德君子,为人很好很可靠。为什么就没有女人喜欢他呢?

  后来,我细细地体会我和他交往的感觉,找到了答案。我感觉,他周围好像有几道厚厚的墙,事业有成是一堵墙,幽默也是一堵墙,好更是一堵墙,而真实的他好像触摸不到。别人穿不透这些墙,同时厌烦和这些墙打交道,而他则躲在这些墙的背后,不断地在抱怨,为什么我这么好的男人你们还不满意?

  当然,以上这一段,我说的是亲密关系。他不过是交不到女友而已,他的一般意义上的朋友,那是多得不得了。

  付成励和我这个朋友颇有相似之处。校方一开始发布消息说,付成励是一个内向的男生,但他的同学和好友们纷纷称,他一点都不内向。多个媒体均称,在谈到付成励时,认识他的同学们最常用的词汇是“真诚、热情、直率、简单、一根筋”。作为学校社团联合会(简称“社联”)公共部的前部长,付成励非常积极和开朗,并非常擅长从社会上为社联拉赞助。

  同宿舍的同学则称,付成励包揽了宿舍里所有打扫卫生和打开水的活,而且班上只要有同学生病,陪床的就一定是他。一次,一同学半夜被送进医院,付成励知道后,宿舍楼的大门已锁,结果他从三楼翻窗户感到医院,那同学早上5时醒来看到付成励趴在床边,一米八的大男孩被感动得哭成泪人。李乐也得到过类似的照顾,而她说给母亲时,母亲感叹:“怎么还会有这么热心的人。”

  付成励的这些素质为他赢得了广泛的好人缘,据朋友说,一次跟付成励路过校园,他和别人打招呼的手几乎就没有落下过。

  不过,付成励的这些素质并不等同于高情商。7月~9月,付成励曾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实习,其上司回忆说,付成励给他的感觉是“不太懂事……看人的眼神直勾勾的,很愣很愣”。李乐说,付成励的确如此,他尽管热情,但不能敏锐察觉朋友们的心事。

  情商可以说是人际关系中的影响力,热情可以带来一定的影响力,但相比起热情来,人际关系中的觉察力更为重要,一个情商高的人,会敏锐地捕捉到别人的心思变化,而可以和对方很好地互动,最终可以建立良好的关系。

  不过,要敏锐地觉察别人的心思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尊重自己的内心,但这一点恰恰是付成励的欠缺。

  被称为“香港开心果”的肥姐沈殿霞去世后,我写过一篇文章《越快乐,越悲伤》,指出那些看起来最快乐的,其内心常常是最悲伤的。

  这一点,在付成励的身上可以清晰看到。李乐说,一次她突发奇想给付成励打电话,电话接通后,付成励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并说自己在14楼,那是昌平校区最高的一层楼。李乐很担心,劝付成励下来,而付成励下来后,先露出的依然是招牌式的笑容,接着沉默了一会儿说“今天你算是救了我一命”。招牌式的笑容和自杀倾向同时出现,这是典型的“越快乐,越悲伤”了。

  这种外在的快乐和内在的痛苦的分裂,不仅体现在付成励身上,在他家人身上也能看到。付成励被抓后,他的父母来到学校,令付成励的同学痛心的是,他妈妈一直微笑着对他们说,要好好学习。国内知名作家兼心理医生毕淑敏在其新作中写道,她最害怕的是在咨询室中看到来访者的这种微笑,就是因为她体会到了这种微笑背后的分裂。

  这种微笑中还藏着一个常见的逻辑:快乐是好的,所以要快乐;悲伤是不好的,所以不要悲伤。有些人会将这种逻辑蔓延到生命的每一个角落,也即,在任何时候,我都只要好的,而不要不好的。

  我那个40余岁的朋友和付成励,可能就是这样的人,他们坚持在任何时候都表现出所谓好的一面。一般情形下,这没有什么问题,但极端情形下,他们的表现就会和内心出现彻底的分裂,这时,如果你看到他表现出A,就要明白,他们的内心真相是-A。

  譬如,当付成励听女友说,她和程春明有过性关系时,这对于一个年仅21岁的男孩而言,是一个极端时刻,而他在这种极端时刻的外在表现,和内心的真相就是一种极端的分裂。

  他对李乐说,他不在乎这件事,但真相是,他极其在乎这件事。否则,就不至于后来他每次和陈某发生争执,都是因为这一件事。

  尤其关键的是,分裂的心理机制会导致一个问题:我表现A,而将-A压抑下去,但-A并未消失,而且它常常会被投射到最亲近的人身上。例如肥姐,她至死似乎都非常快乐,但她的女儿看上去却显得相当忧郁,在我看来,这是女儿在承担妈妈投射过来的抑郁。

  付成励说,他不在乎这件事,他不会因此责怪陈某。然而,陈某自己的感受是,她非常内疚,非常自责,她觉得自己配不上付成励,所以,她想逃离这个关系。

  这可以说,付成励意识上的A是“我不在乎,我不责怪你”,但-A是“我很在乎,我责怪你”,而陈某切实地体会到了-A的一面。

  理解了这一点,就可以理解,为什么陈某吐露心事后,付成励表现得越来越热心,而陈某表现得越来越冷淡,因为她承受不了付成励投射过来的东西。

  概括而言,可以说,付成励追求做一个拯救者,那么,拯救者总需要被拯救对象。付成励翻下3楼的窗户去医院守护得病的同学,这个同学就是他的被拯救对象。这样的事情尽管感人,然而,这未必是这位同学的真实需要。当这样的事情只有一两次的时候,这位同学会被很深的感动,但假若付成励一而再再而三地这样做,他的付出就会是不能承受的重量。

  或许,这就是陈某的感受,付成励不断做出“我要拯救你”的努力,但每次付成励这样做,可能都会让陈某感受到一个信号“你是需要我拯救的弱者(或罪人)”。相信没有谁愿意总是承受这种信息,更何况,可能在陈某看来,她与程春明的关系并不是什么罪恶。

  付成励的弑师行为在各个论坛上获得了广泛的同情乃至支持,因为程春明与陈某的亲密关系,不仅是婚外恋,也是师生恋。此外,很多网友纷纷猜测陈某曾被程春明“潜规则”,但李乐提供的资料无疑否定了这种猜测。

  尤其关键的一点是,目前我看到的所有媒体的报道中,只能看到付成励对程春明的仇恨,却看不到陈某对程春明的仇恨。这显示,付成励的“报复”行为只是从他自己出发的,而不是替陈某行事。

  甚至,陈某先后喜欢程春明和付成励,很可能的一个原因是,付成励和程春明有相似之处。程春明的朋友、政法大学法学院法理研究所所长舒国滢教授描绘说,程春明给他的第一印象是“率直、活泼、充满热情”,而程春明的同事则认为,程春明是一个爱较真的人,辩论起来容易激动。这和同学与好友形容付成励时所用的词汇“真诚、热情、直率、简单、一根筋”何其相似。并且,和付成励一样,熟悉程春明的老师和学生都给予了他很高的评价。

  程春明和付成励。

  很可能,他们最不同的是,付成励非常传统,一心要为女性负责,而且与陈某并没有性关系;而有法派风格的程春明貌似风流,先与一韩国女子结婚,并在此期间与陈某发生婚外情,2006年与韩国前妻离婚后,又与一名政法大学毕业的女学生结婚。

  不过,在诸多报道中,看不到程春明其他的风流事,而在舒国滢教授的描述中,程春明对韩国前妻做了尽可能的补偿,他并不像诸多网友认为的那样,是一个专门喜欢引诱女学生的“叫兽”。

  这一悲剧的核心是付成励杀死了程春明,那么,要理解付成励的动机,关键就是,付成励是如何对程春明动了杀机。在这一点上,当事人在司法机关前的言论未必成立,因这一般都是意识层面的事情,而这一杀机最初浮现的时候,是最容易找到更深层的原因的。

  付成励对记者说,2008年初和7月份,他与陈某有过两次大吵,原因都是陈某提出了分手,并于7月份正式分手。

  两次提出分手,陈某都没说明确的理由,而付成励先是认为,这是因为程春明,并在陈某第二次提出分手时,明确宣称:“你是想把我逼死啊,但是我告诉你,我就是死,我也要先把程春明杀了。”

  从这一威胁中,实在难以看出,付成励要杀程春明,是为了陈某,倒更像是他在嫉妒陈某的心仍在程春明那边。

  陈某阻止了冲动的付成励,告诉他说,她当年离开程春明的原因是自己不再爱程春明了。但陈某的这一说法并未化解付成励对程春明的憎恨,这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付成励对记者说,他认为,陈某之所以和自己分手,是因为程春明在自己和女朋友之间留下了太多的阴影。

  依照付成励的这些说法,他认为,程春明应该为他的失恋负责。然而,由李乐提到的那些故事可以看到,付成励和陈某的恋爱甚至都不像恋爱,陈某自始至终都没有很深的投入。李乐还说,令付成励最困扰的是,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对待他女朋友,对方才肯接受他。

  这就是说,起码在面对李乐的时候,付成励知道,是他不知道怎么让陈某接受他,而不是程春明让陈某不能接受他。

  亲密关系的结束,常常是对一个人的自我价值的最大否定,这会让很多难以承受,付成励也曾对记者说:“如果要分手,生活就没有任何意义。”这种否定发生后,很多人不能承受,而容易将由此带来的无能感转嫁给别人。本来,失恋是在对自己说“你不行”,而转嫁给别人,则是在说“他不行”,这样心里就好受多了。

  一位评论家说,程春明是在替别人受过。他的意思是说,现在“叫兽”屡见不鲜,导致了公众的愤怒情绪,而当程春明与女学生谈恋爱的事情曝光后,这些愤怒情绪一下子转移到了程春明身上。

  在我看来,他岂止是在替这些“叫兽”受过,他更主要的,是在替付成励受过。失恋彻底摧毁了付成励的价值感,而付成励则以摧毁情敌的方式,转嫁了他的心理上的痛苦。付成励自首但并不后悔,这不难理解,因为带着替天行道的感觉去死,和带着“生活没有任何意义”的感觉而生相比,要舒服多了,尽管这是幻觉。

  分析到这里,可以看到,真正重要的问题不是师生恋,不是三角恋,而是付成励的承受失恋的能力为何如此脆弱。

  要解答这个问题,就要解答另一个问题——为什么像付成励这样的好人不容易吸引女性。

  亲密关系是什么?重要的是“亲密”二字,即两个人能建立心心相印的心连心的感觉,而要做到这一点,真诚远胜于“好”与奉献。

  真诚就是,坦诚地面对自己,接纳自己的所有体验,无论是正性的还是负性的,并将其拿出来与关系的另一方交流和沟通。假若一个人能做到这一点,他也就能比较敏锐和宽容地觉察到别人的体验,从而可以做到理解和接纳别人。

  这显然是付成励严重欠缺的,尽管他看上去很喜欢交际,但他的关系敏锐度是相当差的。李乐说,大家都知道是领导不喜欢付成励而免除了他的社联公关部部长的职位,但付成励好像一点都不知道而仍然和领导套近乎。她还说,付成励关心别人时常常热情过度,让对方有受不了的感觉。

  相比起关系敏锐度来,奉献就是一个很简单的办法了。因为一般的奉献者有一个简单的道理:我已对你这么好了,难道你还不接纳我吗?!

  在关系刚建立的时候,奉献者很容易打动别人,譬如付成励的不寻常的奉献就为他赢得了口碑。然而,随着关系的进展,奉献者的魅力会越来越低,最后会成为阻碍关系进展的重要障碍。因为,奉献者会让对方有亏欠感,当奉献者只奉献不索取,或者不给对方付出的机会时,对方的亏欠感就会日积月累成不能承受的重量。最终,对方会生出逃离的努力。

    我想,这应该是陈某离开付成励的关键原因。如果付成励愿意自省的话,这会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他会明白,原来他引以为傲的奉献的逻辑,只适用于一般的人际关系上,而在亲密关系上,便会令他碰壁。所以,他最应该做的,是修改自己的奉献者的逻辑。

    但可惜的是,我们大多数人的心理机制都是,越到危险的时候,对自己那一套逻辑就会越执著。

    美国一位亿万富翁的妻子约斯莱尼发现丈夫亚历克有一个情人,为了挽回丈夫的心,她决定把自己的脸整容成猫脸的样子,因为亚历克喜欢猫。

     当丈夫第一次看到她的“猫脸”时,吓得报警,此后则更加疏远约斯莱尼。对此,约斯莱尼认为,丈夫之所以没回心转意,是因为她的脸还不像猫脸,于是接下来做了一系列的整容手术,总共花了320万美元,而丈夫最终与她离婚。

  这个故事典型地说明,人们在所谓的爱情中常常是何等地孤独,一个人以为用某种方式拼尽他的全力就是爱,但对方却接受不了这一方式,并将这一点告诉这个人,但这个人却以为,对方之所以不能接受自己,是因为自己还不够努力,于是对那一方是更加执著。

  这也是付成励的故事,陈某告诉过他,说他的热情令她内疚,而李乐也劝他降温,但他却坚持说,他应该对陈某更好。结果,他对陈某“越好”,陈某想离开他的决心就越大。

  最终,当陈某彻底离开他时,这意味着,付成励的奉献者的逻辑彻底被否定了,但他不愿意面对这个事实。相反,他为自己开脱,当陈某提出分手时,他立即认为他不必为分手负责,而程春明那个男人应该为他们的分手负责。这意思是说,我的奉献者的逻辑没有问题,是那个风流的男人导致了这个问题。

  简而言之,他是在说,你否定我这个男人,我就否定那个男人。付成励用这种方式,逃避了内心的痛苦,但却导致了至少三个家庭的痛苦。网友们对他的赞许仿佛是一个祭坛,但在这三个家庭的痛苦面前,那无数的同情和支持不过是虚无的幻觉罢了。

    新闻链接:"程春明与女友不轨学校不处理" 付成励弑师

  (据《竞报》)“老师应当为人师表,老师有这种不轨的行为,而学校又不处理,只能‘杀一儆百’来解决问题。”付成励在接受司法机关讯问时说。与媒体从外围铺天盖地的报道形成巨大反差,谈论起杀人一事,看守所里的付成励显得很平稳、很冷静,完全没有杀完人后的那种恐惧不安或躁动内疚。

  10月28日晚,中国政法大学大四学生付成励用一把菜刀,血腥地结束了该校教授程春明的生命。

  尽管案发已有一个多月,但网络上的热炒和种种猜测仍不绝于耳。仅搜索百度贴吧,截止12月10日,“程春明吧”贴子数已达4670篇,“付成励吧” 贴子数为1055篇,而以事件另一女主角名字命名的贴吧里也有253篇贴。广大网友搜索出大量的信息,以期从中寻找出关于该案真相的点点“蛛丝马迹”。

  日前,随着付成励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批准逮捕,该案案情逐次浮出水面。

  “认罪但不后悔”

  “关于当晚案发的现场情况,并非如坊间消息说的那样,‘砍了两刀’和‘事前报警’。”一位知情人向记者透露。

  10月28号黄昏,付成励将事先准备好的两把刀放进口袋,一把菜刀、一把水果刀。6点30分,付成励从中国政法大学昌平校区端升楼201室教室后门进入,此时,程春明正在讲台前为上课做准备。付成励径直走到程春明跟前,拿出菜刀,对准程春明的脖子挥下。砍了一刀后,付成励就掏出手机报了警,然后静静地呆在教室里,等待着警察的到来。这一刀砍中了程春明颈部大动脉,当晚7点,程春明经抢救无效死亡。

  据了解,案发后,付成励在看守所里比较配合办案机关的工作。付成励交代,杀程春明的原因有两点,一是要报复,二是要“杀一儆百”。报复的动机并非程春明 “抢”了付成励的女朋友,而是“程春明在自己和女朋友之间留下了太多的阴影,分手这个事情也和程春明有很大的关系”。付成励认为。

  “程春明和这个女孩在一起的时候已经是已婚男人”;付成励说,“程春明是老师,他不配称为老师,根本不为人师表……”。对于“杀一儆百”,付成励进一步解释,“以前有学生向学校告发过类似的事情,但学校不管,没有用。”“我认罪,但我一点都不后悔。” 付成励并不忌讳谈自己对程春明的憎恨。但据记者调查,自始至终,付成励和程春明并无交往和过节,甚至没有说过一句话。

  程春明作为一个被仇恨的对象长埋在付成励的心中,这和女友告诉付成励的“那件事”有关。

  北戴河之旅

  相关卷宗显示,付成励的女朋友姓陈,法大研究生院三年级的研究生。尽管大自己三岁,但在付成励的眼中,“她性格属于那种文静型的,我属于好动型的,我觉得我和她的性格互补,挺合适的。”

  付成励与陈某的认识要追溯到2007年4月,在认识陈之前,付成励没有谈过恋爱,陈是付成励的初恋。交往了几个月后,2007年8月,付成励与陈某正式确立了男女朋友关系。之后俩人去北戴河游玩。对于付成励而言,北戴河之旅并不愉快。

  “和你说个事。”在北戴河的某天早上,陈告诉付成励,她曾经和别人发生过关系。

  付成励追问“是谁?”

  “程春明”。

  付成励是第一听到这个名字。说出名字后,任凭付成励再问什么,陈某什么都不说,付成励为此很痛苦。

  虽然不知道具体的细节,但陈和付成励说了这个事情后,一点没有影响到自己在付成励心目中的形象,相反,付成励觉得“自己责任更大了”。

  “自从她和我说了程春明的事后,我就觉得我的责任更大了,我觉得我要好好爱这个女孩子,我不能丢下她,我一定娶她。”在付成励的潜意识里,陈亦是受害者。

  两次大吵

  付成励用行动证明了自己把感情和幸福都押在了这个女孩子身上。

  尽管同属法大,但付成励在昌平校区,陈在海淀学院路校区。据付成励回忆,以前是两三周去看一次这个女孩,自从知道程春明这件事后,他每周都从昌平校区坐车去海淀学院路校区看陈。

  “她(指陈)人很好,对我也很好,和她在一起很有亲人的感觉。” 付成励说,“她可能受了程春明的伤害,知道这个事情后,我想全身心地对她好。”

  付成励曾经带陈去了一次天津见自己的父母。付成励说,去天津的目的,就是为了向父母表明自己以后要娶这个女孩子。付成励回忆,交往过程当中,双方一般不涉及到“程春明”这个敏感的话题,即便两人之间有小吵,也不会涉及到。

  2008年年初,付成励和陈某大吵了一架。

  对于这次吵架,付成励说,这是陈第一次提出和他分手,但没有说任何理由或借口,这让他潜意识里觉得“这可能和之前陈告诉他的那件事情有关” 。

  “如果要分手,生活就没有任何意义,我也不想活了,但我自杀前先要把程春明先杀了。” 付成励说,第一次要分手的时候,自己就萌发了要报复程春明的念头。

  2008年7月,付成励和陈某再次发生大吵,二人正式分手。分手时,付成励气愤难当:“你是想把我逼死啊,但是我告诉你,我就是死,我也要先把程春明杀了。”闻听此言,陈某阻止了付成励的过激行为。

  付成励依然记得,分手时,陈某告诉他,在和付成励交往前,自己和程春明曾经保持了一年的关系,而和离开程的原因是“自己不再爱程春明了”。付成励认为,分手这个事和程春明有很大的关系,程春明在自己和女朋友之间留下了太多的阴影,“我憎恨程春明”。

  而据记者了解,司法机关调查陈某的笔录显示,陈认为分手的原因是“双方性格不和”。

  分手后,付成励先后在超市买了两把刀,一把水果刀,一把菜刀。

  “一直都想杀了他(程春明),买刀的时候就下了决心,只是时间没有定。” 付成励说,“之所以选择在10月28日动手,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在网上查了一下,这一天有程春明的课。”

  付成励的“困扰”

  如果女友不提出分手,付成励还会报复程春明吗?

  “我一样会报复他(程春明),但不会选择这种方式,我开始想杀了他(程春明)的家人,这样会让他更痛苦。” 付成励随即话锋一转,“后来我觉得这样做太不道德了,毕竟,他(程春明)的家人是无辜的。所以,我选择最终还是杀了他(程春明)。”

  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案发前后,有两点“痛苦”一直困扰着付成励。至今,看守所的付成励只知道“女友和程春明之前保持了一年的关系”,不知道女友先前所说“那件事情”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具体的细节,付成励只能靠自己去猜。

  另外,在付成励看来,对于师生之间这种不道德的关系,无论是法律还是学校制度,都没有办法进行制裁。

  陈某为何主动告诉付成励“事情”后,又不说清楚具体情况?付成励认为,“在我的心目当中,她(陈)本身并没有什么过错,她之所以告诉我,是她觉得没有必要瞒我。所以,当我知道事情后,我觉得我更不能丢下她。”

  据记者调查,在感情上,付成励是一个很传统的男生,在和女孩陈某认识前后,付成励自始至终没有和其发生男女关系,包括二人的北戴河之旅。“这种事情应当在结婚后才能有。” 付成励说。

  “我不会主动去追求别人,爱情是随缘的,不可以强求。” 付成励说,没有必要刻意去做一些事情吸引对方,感情到了一定程度,自然而然就成了男女朋友。”

  2007年7月2日,这一天是付成励的生日。陈某拿上一包从老家带来的杨梅,坐车从海淀学院路校区到昌平校区,为他过生日。尽管生日礼物只是一包小小的杨梅,但在付成励看来,这是让他最感动的一件事。

  “能让我感动的事情很少” 付成励说,只有国家层面发生的一些大事,才能让自己感动。比如汶川大地震发生后,付成励曾献过好几次血,他觉得“国家有难,匹夫有责”。

  两个家庭的灭顶之灾

  1986年7月2日出生的付成励,祖籍黑龙江黑黑河市,1997年,11岁的他随父母迁移到了天津市东丽区。

  初中和高中,付成励均就读于天津的当地学校,此前有媒体报道付成励属于“高考移民”一说并不准确。高中阶段的付成励成绩很好,高考后,付成励以绝对的高分被中国政法大学录取。

  身在法大,付成励的专业学并非法律,而是国际政治,这与他本人的兴趣有关。“日常生活中,我最爱看中央一台、中央四台以及央视国际频道的新闻节目。” 付成励说,自己对国家的政治和经济很感兴趣,但对国家的法律不抱有很大的信心。

  “随和、热情、风趣。” 付成励用这三个词来评价自己的性格。

  在法大,付成励与同寝室的同学相处的非常融洽,而且经常参加学校组织的各种活动,正是在一次校外活动中,付成励认识了后来的女友。

  尽管案发后,校方对付成励的评价是,“性格内向,平时表现一般,学习一般,未发现有什么心理疾患或行为异常。”但在法大不少同学印象中,付成励有着不错的口碑——“爽利、干脆、仗义”。

  但一个不争的客观事实是,付成励的极端行为最终给两个家庭带来了灭顶之灾。

  据了解,付成励的是家中的独子,父母系普通工人,二老本打算等付成励毕业后好好享享轻福,但如今等待付成励的将是法律的严审。

  而对于逝者程春明的家人来说,程春明就是家中的“天”。案发时,程春明的夫人已怀有5个月的生孕,得知丈夫出了以外后,程夫人曾几度昏厥。

  12月5日,付成励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正式批准逮捕。随着侦查的进一步深入,正义网将继续予以关注。

我要评论

】 【打印














> 健康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