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李晓亮:冒名顶替罗彩霞是权力的溃败

2009/5/6/09:26 来源:新浪

  慧聪教育网如果不是一次偶然,湖南隆回的罗彩霞也许永远不知道,2004年高考后她没有被任何高校录取,而冒名顶替她的同学王佳俊却被贵州师范大学录取。罗彩霞被迫复读一年后考上大学,本应今年毕业却面临因身份证被盗用而被取消教师资格证书等一系列问题。(5月5日《中国青年报》)

  在“一考定终身”的语境下,通过考大学实现人生价值,是大多数寒门子弟唯一的社会上升通道。对农家女罗彩霞而言,尤其如此。但现已毕业的 “假罗彩霞”王佳俊,却抢先堵死了罗彩霞步入社会的通道。更憋屈的是,准备诉诸法律的罗彩霞,反而要为家人安全担心。

  让罗彩霞担心的,或许是王佳俊的家世背景。王佳俊之父王峥嵘,是隆回县公安局政委,2004年还被评为“全省人民满意的公仆”。这就像个讽刺,因为冒名顶替事件中,王峥嵘的角色和“人民满意的公仆”的要求,实在相去甚远。

  当记者追问“决定让王佳俊冒名顶替是谁的主意”时,王峥嵘含糊其辞。假设这不是他的授意,那么身为公安局政委,作为受过司法训练的专业人士,也不可能心安理得地坐视女儿侵犯别人的姓名权、受教育权吧。何况在私下面对罗彩霞时,他显露出的那副权力骄狂的嘴脸,更让人怀疑他是直接参与其中的:在所谓的道歉时,他还无耻地自夸“小罗,我认识你,是你的荣幸”;然后是利诱“将来工作我可以帮忙”;可能还带点儿威逼———罗的父亲在他面前“吃饭时手都在哆嗦”。

  我们也知道,当前高校招生毕竟还存在一个“壁垒森严”的制度设计。即以罗彩霞事件为例,从最初选中罗彩霞,到拦截录取通知,直至王佳俊成功入学,必须突破多道制度防线。罗彩霞潜意识里或也认识到这一点,她说她不停地问自己:王峥嵘为什么偏偏选中我?难道就因我家在偏僻的小村子,家里没有任何社会背景?“我认为,自己是被精挑细选选中的。”

  锁定像罗彩霞这样一个学生,不会是随机乱选的———候选人成绩不能太冒尖,以免太招眼,当然也不能如王佳俊一样倒数十名以内;或许还要综合考虑其父母职业、家庭背景、人脉关系、家庭能量大小,甚至东窗事发后善后的棘手程度等等。这些都应是经过事先周密计划,严格筛选的。要搜集比对如此详细的资料信息,肯定需要“团队协作”,需要多人抱团作案,绝非王峥嵘一人所为。

  而从派出所长跟随王峥嵘远赴天津游说罗彩霞,还说“改身份证没事儿”,就能窥测出当地的权力生态。若说这种侵害他人姓名权和受教育权,粗暴践踏教育公平和社会正义的冒名顶替事件,折射出权力乱象下“底层沦陷”在教育领域的一个侧影的话,那么我们若能还原王峥嵘他们从锁定罗彩霞开始的一系列非法活动过程,也就等于挖出当地权力溃败的一条清晰链条。

  这事其实也警示我们反思现有的高招制度。为何权势者能如崂山道士一样,从森严的制度壁垒中穿墙而过,如入无人之境?是否可以考虑建一个全国联网的招生核查系统,让每个有疑问的考生都可方便地用个人姓名、准考证号、身份证号等信息,免费查询,以减少录取者同名同姓且身份证号码都相同的怪事?高校是否也该进行必要的入校比对核查工作,共同提高冒名顶替的难度和风险系数,以遏止这种不法现象?当然,这一切的前提还是所有权力都得到有效监督制约,彻底消解“权力通吃”现象,不至于在各种权力狂欢中,制造更多的社会不公和底层沦陷。

我要评论

】 【打印














> 健康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