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113万终结飙车案 谭卓父亲称不是交易

2009/5/21/14:55 来源:半岛网

    飙车案终结 113万能否抚平心灵的伤害?

    杭州飙车案终结 接受赔偿不等于不追责

    杭州飙车案终结 113万赔偿是不是封口费

   【慧聪教育网】5月18日上午,“5·7”杭州飙车案受害者谭卓的遗体火化,19日,谭卓父母的代理律师魏勇强向记者透露:本案双方当事人家属已经签订了总额高达113万元的赔偿协议。5月20日,胡斌以涉嫌交通肇事罪被审查起诉。

    这份协议有着怎样的背景?会否成为“封口费”?谭卓52岁的父亲谭跃以及免费代理此案的律师魏勇强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透露了诸多鲜为人知的内幕。

肇事司机坐在旁边的警车里。他双手不停地盖着脸,不停地挤着前额,揉着眼睛,偶尔露出手指缝,看着外面的动静。

肇事司机坐在旁边的警车里。他双手不停地盖着脸,不停地挤着前额,揉着眼睛,偶尔露出手指缝,看着外面的动静。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

    对“70码”的警方没意见

    记者:“5·7”飙车案在由刑事案件演变为公共事件的过程中,有两个转折点,且都与警方的表态有关,一个就是所谓的“70码”,一个就是杭州警方5月15日的纠正与道歉,对此,你们前后各持怎样的态度?

    谭跃:70码的说法,我们从一开始就质疑,因为70码的车速不可能造成这么大的伤害,公布这个数据的新闻发布会,我们当时没有参加,后来警方拿通稿来给我们看,我们看了确实上面写得很明白——当事人自己陈述。所以我们对警方并没有什么意见,我只是对办案民警说,这个说法不可信。

    警方5月15日的道歉,不是向我们受害人家属,而是向包括我们在内的公众作出了一个交代。对于警方这个动作,我表示理解。

    低调不是因为有压力

    记者:我们注意到你们一直保持克制、冷静,甚至不太接受媒体采访,是不是有压力?

    谭跃:这件事不像有些人说的那样有人在给我们施加压力,我们只是低调一点,比如对于胡斌的父母来吊唁谭卓,我们有什么理由攻击人家父母,他们是来吊唁的,人家也是为人父母的。他们不是肇事者,仅仅是肇事者的父母,你对他们攻击,对死者又有什么好处?

    记者:能谈一谈今天刚刚达成的113万元赔偿协议吗?

    谭跃:这个问题,你过会儿问我的律师(指代理律师魏勇强)吧,我已经全权委托他了。不过,我跟你说,钱不是我最终想要的,儿子都没了,对钱的问题,我并不感兴趣。

    113万只是民事赔偿

    记者:请透露一下113万元赔偿协议的具体达成过程,如此高额赔偿依据是什么?受害者家属接受调解是基于怎样的考虑?

    魏勇强:5月17日,双方开始首次赔偿调解,5月18日,谭卓的遗体火化后,双方在交警部门进行了第二次调解,并签订了协议,这个过程中才谈到了具体赔偿金额。在调解时,谭卓的父亲谭跃有几个观点——一,决不做交易,不能用钱来买刑;二,赔偿的问题,看对方家属的态度。

    其实整个谈判过程,谭跃没有多大要求,一直没有报价,我根据相关法定标准提出了总额130多万元的赔偿要求。其中,死亡赔偿金45万元,加上其他费用,比如丧葬、交通、住宿、误工等,大约一共60万元,这是有法律依据的。对于精神损失费,我们提出了30万元的要求。此外,考虑到谭卓父母失去了儿子,今后生活没了依靠,我提出了一个45万元生活补助的折中要求。

    113万元是肇事者胡斌的父母提出来的,谭跃夫妇考虑后,最终接受了这个赔付方案。

    记者:这份协议有第三方的介入吗?协议对于谭跃夫妇有没有什么约束,对方有没有提出要求?

    魏勇强:没有第三方介入,没有交换条件。这份协议没有什么所谓的内幕,这只是一个民事赔偿,民事归民事,刑事归刑事,两者是不同的程序。钱不买刑,对于接下来的刑事程序,不存在追究不追究的问题,桥归桥,路归路,家属的意见是很明确的。

我要评论

】 【打印














> 健康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