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辽大副校长抄袭调查 层层挖掘内幕曝光

2009/6/17/09:40 来源:慧聪教育网

就在“史上最牛硕士论文抄袭”事件“余热”未消,辽宁又一所高校陷入“抄袭门”。辽宁大学副校长陆杰荣在核心期刊发表的哲学文章涉嫌“抄袭”,引起公众关注。为此,真学术假论文事件一一爆料。

    辽宁大学副校长陆杰荣(资料照片)

辽宁大学副校长陆杰荣(资料照片)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慧聪教育网】就在“史上最牛硕士论文抄袭”事件“余热”未消,辽宁又一所高校陷入“抄袭门”。辽宁大学副校长陆杰荣在核心期刊发表的哲学文章涉嫌“抄袭”,引起公众关注。为此,真学术假论文事件一一爆料。

    起因:

    国内哲学界权威学术期刊《哲学研究》今年第4期刊登了署名“陆杰荣、杨伦”的文章《何谓“理论”?》,其中陆杰荣系辽宁大学副校长,杨伦为北师大在读博士。而《何谓“理论”?》一文涉嫌抄袭云南大学讲师王凌云多年前的一篇讲稿《什么是理论(Theory)?》。

    调查:

    根据网上显示的信息,王凌云写的《什么是理论(Theory)?》曾由“中国学术论坛”和“左岸会馆”转载,转载时间分别是“2004年1月12日”和“2004年1月14日”,网上的文章后面的落款为“一行2002年12月28日于海甸岛”,文章来源为“蜥蜴子”论坛。

    陆杰荣、杨伦的文章发表在2009年4月的《哲学研究》第81页至87页上。王凌云今年6月12日下午才发现这个抄袭事件。

    王凌云说:“当时,我正在参加云南大学哲学系的每周例会,顺手拿来一本《哲学研究》,看到‘何谓理论?’这个标题就对其产生了兴趣,一翻才发现陆、杨的文章全文都是抄袭我的。当时我们系的许多老师都在场,后来我在系办公室的电脑里搜索到了几个转载我论文的网页,他们才相信我说的是事实。”

    王凌云表示,他对《何谓“理论”?》一文比对后发现,全文除了将他写的《什么是理论(Theory)?》开头和结尾部分稍微修改、添加一些句子,并在某些句子上稍作局部修改之外,陆、杨合著的文章80%以上内容抄袭自他的文章。在王凌云看来,陆、杨合著的《何谓“理论”?》一文最大的贡献可能是,“将我的讲稿中不够规范的注释和参考文献做了一点补充”。

    回应:

    杨伦--承认抄袭事实

    就此,记者电话采访了涉嫌抄袭的当事人之一、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外国哲学专业2006级在读博士生杨伦。

    杨伦诚恳地承认了这一事实:“我在2006年时在网上看到了网友‘一行’的《什么是理论(Theory)?》,就把它改写为学科作业,当时并没有想要发表。今年年初,学校要求一定要在相关期刊发表论文才能毕业,我很着急,自己工夫没有下到,一下子写不出来,就把这篇文章发给我硕士生时的导师陆杰荣看,老师觉得还行,让我自己联系杂志社发表。”

    杨伦说,一个小博士生在核心期刊发表论文很难,于是他便想靠一个名头,便将陆杰荣作为第一署名人,将文章投给多家杂志社,但这一情况(包括抄袭、发表等)并没有告知陆杰荣。

    杨伦说,他已通过电话向王凌云承认了抄袭的事实并向他道歉,他还准备应王凌云要求,在《哲学研究》上向王凌云公开道歉,恢复王凌云的署名权。

    受这一事件影响,杨伦说自己很可能被注销博士学位与毕业证。“但我已经从痛苦中走出来,准备承担所有的责任。我当时曾抱着侥幸、虚荣的心理,导致自己诚信丧失,我深表歉意,我会努力做自己所能做的一切,把不好的影响降到最低。”

    辽大副校长--并不知情

    记者从辽宁大学了解到,上述文章“抄袭”的事实已被确认基本属实,但“抄袭”系杨伦一人所为,陆杰荣署名仅为帮助学生的论文得以发表。这一事件的相关细节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辽宁大学党委书记王山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学校在看到网上相关报道后,立即向陆杰荣了解到具体情况:杨伦本科及硕士阶段在辽宁大学就读,硕士生导师为陆杰荣,其后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就读博士学位。几个月前,杨伦给陆杰荣邮来多篇论文,称“要准备博士毕业论文,请老师帮忙修改”。陆杰荣阅读后挑出两篇较好的进行了修改,寄回给杨伦,其中包括《何谓“理论”?》一文。之后,杨伦打来电话,说想在期刊上发表这篇文章,但需要有陆杰荣的第一署名,以“提高身价”,陆经过询问被告知该论文是学生本人所写,便同意了这一要求。

    王山说,在知道论文涉嫌“抄袭”后,陆杰荣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杨伦,杨伦承认了此事。

    王凌云--要求公开道歉

    王凌云要求陆、杨两人必须在媒体上公开承认抄袭并且向他道歉,同时他们应向《哲学研究》杂志告知这一侵权事实,促使《哲学研究》将该论文的著作权归还给王凌云。同时,经济上的赔偿也是必要的。

    王凌云表示,他并不想妨碍任何人的前途和事业,但是,属于自己的正当权利,他一定会争取。“因为他们伤害了我,也伤害了中国学术。任何‘私了’都只会加剧学术腐败的蔓延。”

    辣评:

    一起轰轰烈烈的“抄袭”事件,原来有“案中案”。一名不太争气的学生,先涉嫌抄袭他人80%的文章,然后请老师“挂名”与他联合署名发表。仅此而已吗?

    在他人的论文前署名,美其名曰“挂名”。要说是“助人为乐”,其实也不全是。据说其效果是所谓的“双赢”,小作者“拉大旗作虎皮”,知名学者也可增加评优晋级、争取课题等机会。

    论文“抄袭”属于学术腐败,此次“抄袭”事件中爆出的“挂名”现象更是一种学术腐败。找一个漂亮的理由,将“抄袭”事件转化的“挂名”事件,这个思路的确“不赖”,正朝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大道迈进。可是,要整治学术腐败,怎能容它“金蝉脱壳”!

我要评论

】 【打印














> 健康指南

> 合作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