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按“间谍设备”罪惩处考试作弊的尴尬

2009/6/19/10:37 来源:新京报

    最近吉林松原高考舞弊事件有了新进展:一位女教师因为想帮女儿在高考中胜出,不仅自己购买,还向其他考生出售作弊用器材27套,现被刑拘。此外警方还破获多起作弊器材交易案,抓获犯罪嫌疑人34人,收缴窃听、窃照、无线语音发射装置683套。警方表示,这些人中很多受过正规教育,甚至还有硕士,但发现大多数人认为卖考试试卷才是犯罪,因为那涉及国家机密,并不知道“买卖作弊设备是犯法”的。

    似乎法律故意跟这些舞弊者开玩笑:因为考试舞弊本身并不构成犯罪,而为了作弊购买、使用这些窃听窃照的“间谍设备”才是犯罪。这似乎是个悖论,作为“犯罪”的手段是犯罪;而“犯罪”的目的却不是犯罪。

    刑法学上有“犯罪吸收”的理论,比如为了诈骗而伪造公文,那就追究诈骗罪,而不追究伪造公文罪。像本案中这样“手段吸收目的”的倒不多见,这源于我国并没有把考试舞弊“罪化”,相关罪名只惩罚舞弊的具体手段,比如:泄露、提前获知考试内容,构成侵犯国家机密的犯罪;使用电子器材作弊,涉嫌“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罪”;对于考场集体舞弊的,相关领导人构成渎职犯罪。但考试舞弊还未作为犯罪进行打击。

    按国家教育部2004年出台的《国家教育考试违规处理办法》,对于违纪考生只能取消成绩、停考或延迟毕业;对于舞弊的监考人员也只有一些行政处理。由于《办法》只是个部门规章,其权限仅在教育系统内部,对于枪手、枪手的组织者、场外的舞弊组织者都无能为力。

    考试舞弊应该刑罚化吗?2005年时有消息说制订中的《国家教育考试法》将把考试作弊定为犯罪,虽然教育部澄清是误传,但还是引发了热议。首先确定“罪与罚”的边界,一般校内考试作弊,或者个别人在国家考试中打小抄,并没有太大的社会危害性,只是个人品质、学术不端的行为,公众也是能宽容的。但近年来,高考、四六级等国家级考试的舞弊正呈现出职业化、规模化、高科技化,巨大的利益已经形成了考试舞弊的一条龙:有人提供作弊器材,有人提前泄露试题,有人做题,有人传播答案,还有的大规模组织枪手替考……显然,这种作弊与以往的在考场打小抄、偷看答案相比,其社会危害性不可同日而语,它严重损害了那些勤奋努力的考生的利益,也破坏了国家考试和选拔制度应有的公平、公正性。这种行为被人们深恶痛绝,已经具备了“刑事上的应受处罚性”。

    所以,对于考试的一般作弊、枪手应作为普通违法处理,而对于考试舞弊组织者应作为犯罪打击。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好比卖淫只是违法行为,而组织、容留卖淫才是刑事犯罪。未来在修改《刑法》时有必要填补这个法律空白,不能让有组织的考试舞弊逍遥法外,这才能根本上杜绝松原的大规模考试舞弊案。

我要评论

】 【打印














> 健康指南

> 合作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