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中小学暑假集体补课 谁把禁补令当回事

2009/7/16/09:15 来源:中国广播网

    三年前教育部就明确提出,学校和教师不得占用节假日组织学生上课和集体补课,今年7月4日,教育部、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又共同发出通知,要求把时间还给学生,使中小学生度过一个健康、安全、文明、愉快和有意义的暑假,并特别强调禁止组织集体补课、有偿补课。然而记者调查发现,“禁补令”下各地补课风依然盛行,与往年不同的是,补课地点由校内转向校外,由集中变为分散,一些名校教师加入社会培训机构行列,学生依然不得空闲。

    7月6号,三部委下发禁止补课通知第三天,在广州市信孚泽德中学,初二毕业班的400多名学生开始了暑期补课。该校一位姓何的老师说,暑期补课一个月,分两期补,第一期从7月6号补到19号,第二期从8月17号补到8月底。

    7月8号,三部委下发禁止补课通知第五天,湖北省鄂州高中两栋教学楼20多个教室里,学生正顶着酷暑上课。据该校学生说,6月底他们结束了期末考试,刚享受了一周假期,学校就要求过来补课。从早上六点四十一直补到晚上九点半。

    同样在上海、四川、天津、河北、吉林、黑龙江等地,都存在中小学集体补课现象。与以往不同的是,除了继续在学校补课外,许多老师、特别是名校老师加入了培训机构的补课行列,部分老师在放假前就为自己暑期的各种培训班做宣传,有的甚至通过短信或电话,暗示学生和家长。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三部委下达禁补令后,学校明着集体补课减少了,但各地补课风势头不减,补课阵地发生了转移。广州市一所学校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的补课地点不在校内,在学校附近的大厦里面。

    记者采访中发现,还有的教师把补课阵地转移到家中,广州市一位姓谢的家长说,他家小孩就是在语文老师家里补课。

    为了逃避家长举报和教育局调查,许多老师学会了“自我保护”,从自家的补课中解脱出来,到社会上的培训机构里上课。在广州市番禺区百海教育培训学校,一位姓罗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这里补课的绝大多数都是各学校在职教师。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打着名师招牌的培训机构生意更是火爆。在哈尔滨,一些家长表示,一家颇具规模的培训机构——中翔文化学校,由于补课教师多来自市内各著名中学,不尽早着手,孩子根本报不上名,一个班的补课人数一般都在百人以上。

    补课风盛行的背后是高昂的补课费。记者来到广州市华大辅导中心报名处,工作人员很快递上一份暑期课程宣传单,记者看到,从7月15号到8月13号,课程都已排满,涵盖小学、初中和高中。记者细算了一下,五年级毕业班补十天课,共计三门课程,每天4个小时,十天下来就要支出1800多元。而高一升高二班补习课程更多,十天下来需要3500多元。

    面对价格昂贵的培训班,多数家长都拿出了“不差钱”的勇气,然而培训的主角学生则有些无耐,哈尔滨市一位五年级的学生告诉记者:“平时学习压力比较大,放假了本想玩一个假期但还要补课,想玩所以就不愿意补课。”

    记者发现,价格高昂,学生承受重压,国家又明令禁止的假期补习班之所以难于禁止,有应试教育畸形发展的因素,更有金钱效应的驱动。面对升学压力,一些家长表示,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便纷纷把孩子送到补习班。

[1] [2] 下一页 

我要评论

】 【打印














> 健康指南

> 合作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