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订单招生”是骗局?谁骗取了培训费

2009/8/3/11:08 来源:中青网

  北京一人力资源管理公司被指骗取培训费

  76岁的杨辉山,现在看到所谓“订单招生”的广告就来气。

  杨大爷就是因为相信了“订单招生、定向就业”的广告,在交了18700元的培训费后,外孙女杨天骄才从老家山西长治到运城再到北京,“转了一大圈荒废了半年”,回来还只是做了个临时工。

  “这就是个骗局!”提起这件事,杨辉山仍气愤不已。

  据了解,和杨天骄有类似遭遇的学员并不止一两个。

  “订单招生、定向就业”被指骗局

  今年2月下旬,杨辉山看到山西运城华美礼仪学校(以下简称“山西华美学校”)驻长治办事处在该市有限电视台播发的广告——“招收铁路动车组乘务员”,与学员签订就业安置协议,协议规定,由学校负责学员培训后的就业安置工作;安置单位为北京铁路局、济南铁路局等;工作岗位是铁路动车组乘务员;实习转正后月薪是基本工资加上各项福利、补贴、奖金共2000~5000元;不能及时安置就业者,退还学费。

  看到广告后,正在为外孙女杨天骄没有一份稳定工作忧心的杨辉山,立即与该校招生负责人取得了联系,并就上述各项条件进行了反复咨询确认。很快,该负责人通知杨天骄到山西华美学校报到。

  报到时,他们受到了学校招生办主任金官吉的热情招待。杨辉山有在铁路部门工作的经验,他当即提出了自己担心的问题:铁路用工制度十分严格,到时候外孙女真能如愿到铁路部门工作吗?

  金答“没问题”,并称下午就可以给他们安排专车去取款,交了培训费,就可签协议。仔细看了协议并确认后,杨辉山当天下午就交了18700元钱。

  随后,杨天骄便插班到了该校,参加培训。据杨天骄介绍,在参加山西华美学校培训期间,她一共领到了“普通话、礼仪、应用文写作、计算机、铁路常识、务工就业指导”等7门课程的教材,“名为上课,其实大部分时间是集体上自习,有时候老师来讲课,大部分都是在照着书本念。”

  按合同,3月底,杨天骄和其余19名学员一道,被送到了北京商惠人力资源管理咨询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商惠公司”),经过初步的面试,合格的学员们开始进行第二阶段的培训,“一开始还上课,5月份的时候,基本上就没老师过来了,后来直接放了半个月假”。

  杨天骄和外公开始担心,毕业后是否真能按合同所说,到铁路动车组当乘务员?学员是否能直接与铁路部门签订合同?

  杨辉山致电北京商惠公司,问将来学员是否直接与用人单位——各铁路局客运段签订合同,一名自称是北京商惠公司的工作人员答“不是,与派遣公司签合同,属劳务派遣性质”。杨问这派遣公司是否为铁路局所属单位,得到的答复同样是否定的。

  此时,杨辉山才感觉上当,当即向山西华美学校招生办金主任反映此事,金答复“明天我们李副校长去北京联系此事”,但一直无果。

  5月16日,杨天骄告诉外公杨辉山说,北京商惠公司经理已讲明“将来学员不能与铁路局签就业合同”。

  杨天骄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培训结束后,见迟迟不给他们安置实习和就业岗位,杨天骄要求退款回家,但遭到了北京商惠公司的拒绝。

  随后,北京商惠公司要求学员签订为期3个月的实践证明。考虑到并不能与铁路局签合同,杨天骄拒签,“说是实习,实际上是去北京南站咖啡厅送咖啡,还有去西站餐馆打工,一个月200块钱”。

  现在,杨天骄回到了长治,重新做起了临时工。

  签协议前隐瞒了劳务派遣性质

  记者手里拿到的一份由甲乙丙(甲方:北京商惠人力资源管理有限公司;乙方:学员;丙方:山西运城华美礼仪学院)三方签署的“订单招生、定向就业协议书”显示:北京商惠公司承担“负责乙方后期两个月的岗前培训以及实习就业安置工作。安置单位包括:北京铁路局、郑州铁路局、太原铁路局、沈阳铁路局、济南铁路局等北方各铁路局客运段,岗位是动车组乘服员”等责任和义务。丙方则承担“招收学员、前2个月的基础培训、乙方就业一年后的工作调整 ”等责任和义务。

  杨辉山称,山西华美学院在长治市招生的苗老师曾对他说:“帮忙招一名学生就给我200元钱”。7月27日,中国青年报记者致电这名苗老师,苗在电话中承认曾招收杨天骄等学生进入山西华美学校学习,但其称“我不是山西华美学校的人,只是帮忙的,不拿工资只拿补助”。

  谈及杨天骄后来的就业情况,苗称他并不知情,“我只管招生,招进去以后我就不管了。”当记者问及今年是否继续招此类的定向就业培训班学生时,苗又对记者说:“不准备招了,听说他们就业时遇到了困难,收了学生的钱而没有给他们安置好工作,这不是把孩子给毁了嘛。”

  随后,记者又联系了山西华美学校的招生办公室主任金官吉。金对记者说,“据我所知,培训的20人已全部按照事先签署的协议就业”,金同时坦言,“没有到北京做后期的追踪,详细的情况自己也不清楚。”

  北京市工商局企业信用网显示,北京商惠公司注册成立于2007年5月,注册资金5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潘和永”,经营范围为“人力资源管理咨询(不含中介服务)、技术服务、劳务服务、劳务派遣、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未经专项审批的项目除外。”

  而北京商惠公司办公室一名潘姓负责人对记者说,“此批学员目前都还没有就业,仍处于实习阶段。”而且人数也不是金官吉所称的20人,据潘透露,“目前只有16人仍在实习,有4个已经离开了。”

  潘称,目前正在实习的学员的协议正在履行中,北京商惠公司一定会按照协议安排学员到动车组做乘服员,但就业的性质属于劳务派遣。

  但学员杨天骄的家长杨辉山称在签署协议书时并没有被任何一方告知安排的工作属劳务派遣性质。就此潘解释道:“在北京商惠公司、山西华美学校和学员之间签署的三方协议外,还有一份协议附件,附件中标明了就业的性质属劳务派遣。”但潘称暂无法向记者提供这份附件。

  “这里面的水有多深,自己也没底”

  7月27日下午,山西华美学校副校长杜海军接受了中国青年报记者的采访。杜海军坦率地承认:“北京商惠方面将实习期推迟了3个月,目前学员还没有被安置好工作,甚至被安排到车站的餐厅实习。”

  据杜海军介绍,北京商惠公司每年都会召开两次座谈会,邀请几十位全国各地的职业技术和培训学校的领导参加,在会上,北京商惠公司会发布定向就业的岗位,展示订单培训的就业情况以吸引校方的洽谈和签署协议。杜海军称,山西华美学校与北京商惠公司是第一次合作,“这里面的水有多深,自己也没底”。

  杜海军表示,如果这批学员不愿意去北京实习就业,校方可以退还18700元的培训费中校方收取的6000元的培训费和2000元的就业基金,其余的钱都在北京商惠公司那边,我们会与其积极协商争取退款。

  当被问及今年是否继续与北京商惠公司开展此项合作时,杜海军说,“就这块而言,我们不敢再合作了。”

我要评论

】 【打印














> 健康指南

> 合作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