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慧聪教育网首页资讯展会人物多媒体教学数字化校园实验室仪器投影机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教育网

“80后”大步跨进不同的“奴时代”

2010/4/9/8:54来源:辽沈晚报
 
辽沈·chart·美编 李伟  

  “奴”字在字典的解释为:(1)受人役使,没有人身自由。(2)心甘情愿供人驱使。这是“奴”最初最原本的含义。现如今,奴隶社会早已离我们远去,奴隶制度也早就废弃消失,但是“奴”字却未因此消声隐匿,反倒愈加的“大放异彩”起来。在教育部颁布的171个新词中,“房奴”、“车奴”、“卡奴”、“白奴”等一大批缀以“奴”字的词汇赫然位列其中。这个时代的人们似乎正在被一种有形或无形的力量折磨着肉体和精神,成了不同角色的“奴隶”。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2009年,一部《蜗居》让无数买不起房的年轻人找到了“房奴”的共鸣;网上一则《80后孩奴妈妈晒百万账单,你还敢要孩子吗?》的网帖,又让一群人化身“孩奴”;2010年春节刚过,晒“春劫”就成为一种新时尚,于是又产生了“节奴”的概念;到近日,天价墓地的新闻一再发热,北师大金融研究中心一教授又发出“墓奴”的警告……

  人们不免发出抱怨,为什么我们会沦为各种各样的“奴隶”?一个小小的“奴”包含着太多难以言说的酸、甜、苦、辣、咸,五味杂陈……难道中国的年轻人真已大步走入“奴时代”?

  从“房奴”到“墓奴”

  刚过而立的苏先生在抚顺一家韩资企业工作了三年,年收入8万元左右。他说:“小时候我们是‘学奴’,不拿小鞭子抽就不好好学。上大学了我们成了‘证奴’:英语4、6级证,计算机证,报关报检证,考研,公务员没有没参加过的,我甚至还考了一个导游证。当时就是‘考证无意识’的状态,没办法,手里多个证,心里才有底啊!现在成家立业了,我又加入了新的‘奴’队伍! ”除了当上“房奴”、“车奴”、“孩奴”,苏先生还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卡奴”。三张信用卡,经常刷卡消费,常常分期付款,难怪苏先生说自己:“发工资的日子就是去银行还各种钱的日子,感觉努力工作,都是在给别人赚钱。 ”

  现在,像苏先生这样生活的人不在少数,甚至有人提出了这样一个等式——白领现状:卡奴+证奴+房奴+车奴+X奴……=白奴。大家被房子、车子甚至墓地等一系列东西“绑架”,众“奴”加身,却又不可自拔。据某地产网的一项最新调查,我国32.18%的人月供占到了收入的50%以上,他们在享受有房一族的心理安慰的同时,也承受着不敢轻易换工作,不敢娱乐、旅游,害怕银行涨息,担心生病、失业等等精神重压。

  新式“奴隶”是无奈还是幸福?

  现在,在网上抱怨自己“奴”生活的帖子,总是会获得很高的点击率。大家争议着、讨论着,拍砖的拍砖,围观的围观。有人感慨同命相连,有人贬讽作茧自缚。那么为“奴”之后的“心酸”生活到底是幸福还是无奈呢?网友观点形成了三个方向:

  观点一:我是“奴”,我光荣

  DHQ网友“路易斯”:我现在就是房奴、车奴,虽然日子过得很紧吧,但咱也算迈进有房有车一族了。很多人羡慕还来不及呢!要说压力也有,但是同样比原来更有动力了。

  DHQ网友“PAPA”:花明天的钱圆今天的梦有什么不对?等都攒够了钱再消费自己也老了,美好的青春可是一去不复返的,只要有规划,把钱花在刀刃上,就不是乱花!

  DHQ网友“春天花会开”:很多人养孩子太累,其实,如果心态端正的话完全可以省很多钱,我家宝宝也吃的进口奶粉。但是在穿衣服我就能省则省,孩子2岁了,都穿朋友亲戚同事孩子的,虽然旧了点,但是并不耽误孩子健康成长啊。看着孩子,我觉得自己的奴生活乐趣无穷。

  观点二:我为“奴”,我愤怒

  DHQ网友“大瑞”:60岁前人养房,60岁后房养人。两个月前我刚沦为房奴,现在感觉生活质量大为下降。为了每个月按时交清房贷,和朋友娱乐、旅游都减少了。而且非常担心自己或家人生病……

  DHQ网友“心有千千结”:真是买车不知开车贵,油钱、停车费、罚款、保险、保养费......有车的愉快心情还没享受就被各种名目繁多的费用掩盖了。

  DHQ网友“巧克力”:我是一个信用卡奴,刷得爽啊!结果一不小心欠了银行2万元,杯具了!刷卡真是把钱不当钱用,现在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观点三:换个角度,换种态度

  DHQ网友“飘渺”:美国老太和中国老太死后在天堂相遇的故事大家听了很多遍了。以前大家没有贷款买房的概念,但是现在时代变了,消费观念也变了,我们应该坦然的接受这件事情。

  DHQ网友“时光机”:既然我们选择了这样一种生活方式,那么也选择它带给你的负担和压力。不要再说我们是“奴”,我们不是奴隶,我们都是心甘情愿的,我们应该为了这样的“负担”而更加努力,勇于承担压力会使自己离梦想更近一些。

  欲望-实力=上火

  有社会学家认为“奴”现象,是人们生活中某些方面的压力远远超过他们的承受能力的集中体现,是与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的社会转型过程有着紧密联系。特别是上世纪90年代末期的金融危机后,国家推行积极的财政政策,扩大内需以刺激消费,消费主义者作为一种生活方式逐渐在中国出现,并且不断发展壮大所致。人口学教授张智敏也说:“多数中国人还是习惯‘先攒钱后消费’,在年轻一代中,所谓‘奴’的出现,在某种程度上,也折射出中国正步入提前消费社会。 ”这种观点和一项对中国城市青年的调查相符合,目前有超过60%的年轻人认同“人生及时行乐”的观点,90%的白领都愿意提前享受现代化的物质生活,然后再还贷款。“80后”更是积极投身于奢侈品消费的主力军。

  此外,在很多长辈人看来,“80后”之所以成“奴”,还与自身不擅理财以及冲动型消费的行为有关。

  现在网络上流行这样一句话,一个女孩说:“宁愿在宝马车里哭泣,也不愿骑着自行车去看风景。 ”当超前消费的行为和传统的爱面子、怕人瞧不起的消费文化相交织,当预支未来的收入才能满足今天的各种消费,原来主导“80后”为奴为仆的不是别人,正是让自己都眼花缭乱的各种各样的欲望啊。那么,如果欲望少一点,我们是不是会快乐一点呢?

关注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