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慧聪教育网首页资讯展会人物多媒体教学数字化校园实验室仪器投影机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慧聪教育网

从《时代》解读80后:撕裂的80后一代

2010/4/12/9:16来源:搜狐

    2007年,美国《时代》周刊上一篇关于“中国80一代人”的文章出炉,该刊驻上海记者细腻地描绘了80一代人的政治冷漠、及时行乐和物质主义。半年后,当我在美国纽约和一些多年未回国的华人学者探讨中国问题时,这篇文章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了,他们非常关切,“这就是80一代人吗”?

    很巧的是,一位来自台湾民进党的朋友,刚好就他的体验作了一个分享,话题围绕台湾地区政治正确风向的“二二八”事件。如果从主流话语入手,“二二八”事件应该是当地妇孺皆知的事情。可是,这位台湾乡下的孩子,知道的却一直是种田放牛和读书,他坦承,直到进入大学后他才听说当年在城市里曾经发生过这般事情。即便知道以后,他至今仍将其当作台湾城里人和知识分子的一次游戏。

    人虽然是政治的动物,但是一切政治都是当地的。所以,什么样的政治,也永远只是那个时间和那个空间的政治。一个“二二八”,可以让台湾的城里人慷慨激昂,也可以让台湾的乡下人莫名其妙;而布达佩斯街头1956年匈牙利事变的纪念碑,是老年人凭吊往事的宝地,也同样是年轻一代人练习滑板的场所。

    整齐划一的教育或许能为一代人的集体认知提供一个标杆,但是,这一代人身边的生活是不可能整齐划一的。一个时代里产生了某种政治正确,也只能是那个时代的政治正确。中国有很多种80一代,而《时代》周刊上的80一代,完全找不到来自中小城镇和乡村的80一代挣扎的身影。在中国大陆,80一代从出生之日起,就被划入了许多个不同的世界。而在某个中小城镇和乡村里的政治,从来只属于那个城镇和乡村,而不属于主流。

    1980年代,中小城镇城区的范围远远没有达到步行的体力极限,所谓的城市,往往不过就是几个政府机关、事业单位拼凑几个工厂、企业、居民区。但是,无论总体上物产多么丰富,在整个1980年代的中小城镇,稀缺还是一种常态,中小城镇的发展大致落后于大城市10年,无论是电子游戏,还是肥胖儿童比率。

    这种平凡生活是平庸且苦闷的,再激情澎湃的时代,惊涛骇浪也都止步于大城市的边界,中小城镇只留有丝丝的涟漪。很少有人能够从涟漪中看到这个时代格局的飞速变化,一切还是按部就班,农村小孩要跳农门,小城镇的小孩要当工人,一小撮小孩受着家里的无限期望,为未来博个功名利禄,或者进入大城市,或者去“外国”。

    在中小城镇的空间里,异类是一种很可怕的动物,每个人的行为,无论好坏,都尽量不太超过普通人的想象力,也尽量避免太超过普通人的想象力。每个人,都因为家庭背景和生活环境而被局限在一个划定好的方框里,不可造次。

    幸运的是,80一代从出生起,就是这个动荡时代的记录者。他们的出生,记录着一胎制的开始。而在上世纪90年代时,“新概念作文”横空出世,率先解放了80年代的第一批自由灵魂。然而,这一轮的解放依然止步于城市的边缘。不要提创作新概念作文,仅仅是去理解作文中的那些故事,就足够中小城镇的同龄人费解了。因为,他们已经输在了起点上。一位小城镇里普通高中的普通教师对着学子们说过一句普通的话,“你们是没有青春期的。”在互联网时代来临时,网络写手麦子的一篇文章让多少中小城镇和跳出农门的人们泪流满面——《我奋斗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

[1] [2] [3] 下一页 

关注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