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慧聪教育网首页资讯展会人物多媒体教学数字化校园实验室仪器投影机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教育培训 课外培训行业成资本市场富矿

2010/11/29/11:34来源:凤凰网

    

四川宜宾:刚放暑假,又进“课堂”(资料图片)

    北京时间10月20日晚,学而思教育集团登陆纽交所。这家位于北京的中小学课外培训机构,交易首日股价以高于发行价40%的14美元跳空高开,最终报收15美元,首日涨幅达50%。这也是继新东方、安博等大型教育集团后,又一个在纽交所上市的中国教辅机构。

    经济向下,教育向上,在全球经济的“寒冬中”,中国的教育培训市场却一片暖意。

    事实上,在过去若干年间,中国的教育培训市场一直被投资机构所青睐:2004年新东方教育集团获得老虎基金5000万美元的风投资金,2006年登陆纽交所,成为国内教育行业第一家在纽交所上市的企业。新东方的裂变就如同点燃了爆竹的引线,自此国内教育培训市场的“喜报”噼里啪啦接踵而来。2007年9月启明创投和SIG携2000万美元投资巨人教育集团;同年同月美国凯雷投资集团宣布2000万美元入股新世界教育集团;同年10月,鼎晖创投首轮融资2000万美元入驻学大教育;2009年8月,老虎基金携韩国KTB投资集团再次涉水,向学而思投资4000万美元……

    教育培训业是座“富矿”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但问题是这座“富矿”到底有多富?那些不同角色的采矿人,投资者、经营者又从中开采到了什么?

下金蛋的课外辅导市场

    据不完全统计,仅2008、2009年两年间,就有不少于5亿美元的风险投资流向教育培训行业。5年前,老虎基金投入5000万元换取了新东方18.93%的股份;5年后再次投资学而思,占股17.5%。两大教育集团上市后,截至10月23日,新东方和学而思的股价分别为98.61美元和16.50美元,老虎基金作为投资人早已赚得盆满钵满。

    “教育培训之所以有如此强大的资本聚合力,是因为它的抗风险能力比较强,培训的许多细分领域具有‘反周期’特点,尤其是在诸如中小学教辅市场,培训机构提供的服务几乎已经成为必需品,自然成为了投资机构的追捧对象。”一位全球著名投资机构的基金经理说。

    另外,从市场规模本身来说,世界银行公布的报告显示,中国从小学到大学的学生人数占世界的17%,但教育市场却只占2%,因而在未来10年内,中国将成为全球增长潜力最庞大的教育与职业培训市场。

    德勤2009年第四季度发布的《教育培训行业报告》表明,去年我国教育培训市场总值约6800亿元,预计到2010年,正规市场规模将达9600亿元。其中由于中小学教育资源的争夺激烈,需求趋于刚性,中小学课外辅导市场已成为最受投资者关注的金蛋。

    在北京重要的交通枢纽公主坟一带,原本为方便乘客寻路使用的地铁站出口指路标识牌,已经被培训学校的名字占据了半壁江山,学大教育、ABC外语培训学校、新东方公主坟校区……

从简易作坊到上市公司

    “其实国内的课外教辅一直不难做,上世纪90年代后期,各种培训班就已经满天飞,在地上竖一个牌子就能招生。我就在北京西城区教育局边上立了个牌子,然后让传达室的老太太帮我报名,报一个孩子给她10块钱。教材成本大概每本10元,北青报上登一次广告300元,然后在附近的学校租间教室,用一次才25元,这样班就办起来了。”

    魏先生曾经在1996年~1999年办过3年少儿剑桥英语班,同时也在新东方等其他培训学校教课:“当时我记得早上7点开始骑车去新东方教课,晚上再回到西城外国语学院给我自己的班教课,一天就能挣1200元人民币,相当于我爸一个月的工资。”

    由于是单兵作战,自己办班自己教,魏先生做了3年的教辅学校挣了大概30万元,用他自己的话说,“算是很一般”。随后他留学德国,目前任职加拿大一所公立大学的研究中心主任。但他每次回国,看到曾经的“战友”,或者新加入的同行时,仍然禁不住感慨:“这几年他们的规模做得相当大,我现在的经济实力已远远不能与他们相比。”

    短短十几年,国内中小学教育培训的状况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校舍从中小学或民办学校的闲置教室,转到名校周边以及繁华商圈的高档写字楼;教师从大中小学老师或兼职大学生,到现在经过一轮轮训练筛选的专职辅导老师;管理从小规模式的简易作坊到如今的教育集团、上市公司……

    甚至连机构负责人的思想都发生了转变。除了挣钱外,“当上教育行业的领头羊,不断推动中国教育的发展,甚至挤上世界舞台成为代表中国的领军企业”变成了许多教育集团老总的心头愿景。

    海淀区是北京的文化教育大区,据北京市海淀区民办教育行业管理协会统计,截至2008年年底,全区共有民办教育机构近600家,其中大多为非学历教育的培训机构。2006年~2008年近3年内,这些培训机构的房租达到4个多亿,教学设施投入约5600万元,全区各培训机构共为教职员工发放酬金12.64多亿元,广告费付出6511万元,纳税1.23多亿元。

25%的利润率算不算暴利

    在一些网友的评选中,课外的教辅机构被认为是暴利行业,动辄上万元的学费早已不鲜。究竟教辅行业算不算得上是暴利呢?

    “学大教育”成立于2001年,9年前还是一个提供家教服务的网站,从2004年起采用“1对1个性化辅导”模式,开始了真正的教育服务。现今,学大已经在全国27个省,44个城市建立了157个学习中心,共有员工近1.3万人,其中老师占8000多人。

    “做教育其实蛮辛苦的,没有什么暴利,能维持就不错了。”据学大教育集团总裁金鑫介绍,打造一个个性化的学习中心的成本大概在200万元左右,建成后师资供给、每年的场地管理维持都需不小的费用。

    虽然开销不小,但由于业务主要是针对高端家教市场的1对1辅导,一节课就要200元左右,每个学生至少每周上4课时,因此公司的现金流是较为充裕的。在2007年引入风投以前,公司就在北京、广州、天津等城市建立了30多个学习中心。2007年获鼎晖创投2000万美元入资后更是飞速扩张,2008年学大的营业收入已达3亿元人民币。

    “据一些报告称,中国校外辅导市场的规模一年大概1000个亿,这样看的话,学大只占了1%。”金鑫告诉笔者,“做教育要想赚暴利是比较难的,25%是这个行业比较合理的利润率。”

    金鑫没有透露自己公司的利润,只是说,一些著名教育机构的利润确实已经达到25%。

    行业平均20%~25%的利润率究竟算不算暴利?“老罗英语培训”的创建人罗永浩对此毫不避讳,“培训业资金门槛较低,50万元也能做,2000万元也能做,资金也容易回笼,利润率是比较可观的。”

    老罗告诉笔者,他的公司是2008年9月正式开业的,连老师带员工一共近30人,成立两年已经接近收支平衡。在培训业内,“老罗英语培训”的教师课酬最高,托福教师的单次课酬能达1800元。同时,学校还推出“一元钱试听八次”、住宿班与走读班同样价格等项目。

    “我希望自己能既坚持理想主义,又赚钱,这个行业不是没有技术门槛的,它的技术门槛就是教学质量。只有课程有质量,才能真正留住学生。”老罗对公司的发展很有信心:“我们想赚到钱非常容易,把教师薪酬砍个百分之三四十,马上就能盈利。但我们现在对钱没什么迫切需要,也不急着扩张,只要求保证高质量。我只要按着现在的标准做,招生数量每半年翻一番,顶多还有一年,就应该能完全打平甚至盈利了。”

关注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