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慧聪教育网首页资讯展会人物多媒体教学数字化校园实验室仪器投影机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寒门子弟难上名校是阶层固化的缩影

2011/8/8/8:9来源:南方都市报

    高考录取即将接近尾声,据媒体报道,“出身越底层,上的学校越差”,这一趋势正在被加剧和固化。30年来,国家的转型在继续,但底层个体命运的转型,却逐渐陷入停顿。教育学者杨东平主持的“我国高等教育公平问题的研究”课题组调研结果表明,中国重点大学农村学生比例自上世纪90年代起不断滑落。目前北大农村学生所占比例仅为一成,清华2010级农村生源占17%。

    生逢高校扩招的时代,农村学生反而难上名校,这一点让人印象深刻。上世纪80-90年代中期,虽然高考升学率低,却被寒门子弟视为知识改变命运的黄金年代。据统计,1978-1998年这20年间,北大农村户籍学生的比例始终在20%-40%之间。

    回眸历史,当年大量农村学生通过教育,用知识改变命运,转而成为社会的精英,堪称改革开放的重大成就之一。“鱼跃龙门”的动人场景里,反映出社会变革加剧和社会流动活跃的现实。在这样一种现实里,因为福泽惠及底层民众,所有人都看到了向上的希望。

    其实并非只有农村学生,另有调查显示,普通工人阶级子女考入重点高校与普通高校的比例近年来也在呈逐年下降趋势。

    寒门子弟难上名校,初看上去,似乎应该归咎于个人和家庭的条件。他们收入有限,不敢上各类兴趣班提高班,难进重点中学,自身知识结构相对单一,加分既轮不到他们,自主招生的古怪考题也是闻所未闻。但即使罗列所有障碍,也与寒门子弟的智商、能力、是否勤奋没有任何关系,至此我们当能明白,实际是机制出了问题。为什么城市和农村的教育资源如此不均衡?为什么一个城市里会有集中各种好处的重点中学?为什么形形色色的加分项目均让底层家庭子女望洋兴叹?……貌似公平的高考通道,就这样为强势阶层近乎垄断。

    不仅是上名校难,还不能忽视的是,在一个流行“拼爹”的时代,即使享受同样的教育,寒门子弟向精英转化的机会也在急剧缩小。“我奋斗了18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这句满含感喟、广为传诵的话揭示了一个事实:作为底层的一员,他们社会流动的成本在大幅提高。而这种成本往往又是不公平的象征,因为它意味着机会的不平等。“不怕穷不怕苦就怕没机会”,可以认为,正是机会的不平等才是对寒门子弟最严重的打击,在阶层固化的厚壁里,穷既是原因也是结果,因为穷所以穷的恶性循环吞噬着他们的梦想。

    不宜倡导名校情结,甚至也不妨宣传广阔农村天地大有作为,寒门子弟难上名校的现象之所以无法让人漠然置之,是因为它背后透露的,是社会流动性大大减弱的严峻图景。

    一个社会缺乏公正合理的社会流动,蕴藏着很大的风险。我们一度讳言阶级或阶层,又曾经大批个人奋斗思想,其实任何社会都存在着不同的社会阶层,可怕的不是不同社会阶层的存在,而是不同阶层的无法流动,是个人奋斗居然无助于改变人生轨迹。只要具备畅通的社会流动渠道和机制,依靠个人奋斗足以改变命运,社会就会自然消除不同阶层的紧张并充满生机和活力。

    回到现实,要改变寒门子弟难上名校、“拼爹”等一系列阶层固化现象,就必须高度警惕当下资源和机会分配越来越排斥底层的趋向。在实践上,则宜首先从户籍和教育改革着手,打破城乡分割的壁垒,使城市和农村、不同城市之间所享受的包括教育在内的公共服务大致均衡,其次,切实减少权力对社会流动机会的影响和干预,给公众提供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最后还应拓宽弱势阶层的利益表达渠道,确保他们表态诉求的声音决不会“沉没”。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