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聪网首页慧聪教育网首页资讯展会人物多媒体教学数字化校园实验室仪器投影机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网站导航

民办教育分类管理出路重在积极促进

2011/8/10/15:34来源:人民政协网

    《教育规划纲要》提出要“积极探索营利性和非营利性民办学校分类管理”。由此,教育部积极筹划和布局教育体制改革工作,其中浙江、上海和广东深圳等被列入首批进行“分类管理试点”区域;而部分省市即将出台分类管理办法,以借此对民办学校实施一次政策性大调整。

    今天,如何进一步完善制度环境促进我国民办教育发展,已经成为一个迫切的现实问题,也是教育思想上必须再来一次大解放的问题。其中,“积极探索营利性和非营利性民办学校分类管理”问题,是对我国教育政策导向及水平或教育制度安排水平的一次考验。据调查,在回答“是否赞成对学历教育分类管理”时,相比其他省区,广东表现得尤为突出,绝大多数人不赞成。

    显然,国家对营利性和非营利性民办学校分类管理问题,尚处在“积极探索”阶段,也指定了试点地区,但目前在全国全面推进并不适宜。如果依照《民办教育促进法》法律框架,对“是否要求合理回报、是否捐献、是否在工商管理部门注册”作分类,则着重在于如何给予积极的配套政策安排上。

    无论是正准备积极探索营利性与非营利性的省市,还是基于《民办教育促进法》的法律框架去作分类管理,都要强调政策和制度安排的效果预期和弊端假设,并将此作为民办教育制度设计的前提,否则很可能不是促进而是变成“促退”。政策与制度安排的效果预期假设至少须从几个方面考量:

    1.是否能促进整个民办教育做大、做强、做优;

    2.是否能吸引越来越多的社会资金以多种方式进入教育领域;

    3.是否能让民办学校教师获得尊严、活得安心、队伍稳定;

    4.是否能让越来越多的本地人愿意子女选择民办学校就读;

    5.是否有利于整个国民教育体制的改革创新。

    如果能让越来越多的办学者不求回报,并放弃学校的自有物产权;或者让举办者获得有限回报,又有学校资产保障,同时让国家的教育资源越来越多、越来越好,这当然是好事。但如果期望国家教育越来越好的同时,办学者没有物权保障,甚至对不求回报的奉献者连学校产权都要剥夺,这都是杀鸡取卵式的无理手段。

    对民办教育的分类管理,一定不能颠覆《民办教育促进法》的基本法律框架。

    如把“不要求合理回报”的民办学校等同于“非营利性”性质,把“要求合理回报”的民办学校等同于“营利性”性质,事实上就是在迫使所有民办学校陷入两难境地:选择“非营利性”不但不能获取“过程利益”,而且必须把自己的教育投资变成教育捐献,把学校的“终极资产”变成全社会的公共资产;选择“营利性”,虽然能获取“过程利益”和学校的“终极资产”,但由于土地不能得到“公益性”待遇,税收按照企业标准,学费不可能无限提价,招生数额计划也不能随意扩大,最后的结果是投资与营运成本大大增加,使得“过程利益”获取特别困难或不可能,结果教育投资失败将成为罩在心头挥之不去的阴影,学校的“终极资产”最终则演变成对民办学校举办者权利事实上的“剥夺”和歧视。

    一定要制止某些地方政府借以“全公办化”来体现社会主义优越性而做的“挤民、杀民”行为。

[1] [2] 下一页 

关注排行

  • 今日
  • 本周
  • 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