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靠社区打通教育服务“最后一公里”

http://www.edu.hc360.com2016年08月02日08:49 来源:中国教育信息化网T|T

    【慧聪教育装备网】近日,教育部等九部门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推进社区教育发展的意见》,这是2004年以来首次在全国范围内针对社区教育出台的文件。时隔12年,为何再推社区教育?文件的出台将带来哪些影响?对此,中国教育报记者进行了采访

    加快推进学习型社会建设的战略举措

    “建设学习型社会是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的战略任务。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努力发展全民教育、终身教育,建设学习型社会,努力让13亿人民享有更好更公平的教育。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和今年出台的‘十三五’规划,都明确提出要加快学习型社会建设。统筹发展城乡社区教育是推进学习型社会建设的战略举措。”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司长刘建同在解读文件时指出。

    中国成人教育协会咨询专家、全国社区教育专业委员会名誉理事长陈乃林表示:“当前,我国进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经济社会发展不仅带来知识技能的要求,也急需生活方式的转变。社区教育正是这样一种满足广大人民群众学习需求、提高居民生活质量和综合素质、促进社区文明进步和可持续发展的教育。”

    据介绍,我国的社区教育始于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1999年以后开始有计划、有组织地开展社区教育实验。2004年,教育部曾颁布《关于推进社区教育工作的若干意见》。“经过10余年的探索和积累,我国社区教育已进入新的发展阶段,面临新情况和新需求。”陈乃林说。

    对于这种新需求,北京市房山区成人教育中心副主任闫立成有切身体会。“随着城镇化发展,农民上楼了,急需适应城市生活。现在,老百姓的学习热情是很高的,办个讲座真是挤破门槛。”

    数据显示,我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预计2020年老年人口将达到2.43亿。“如何实现‘老有所学、老有所教、老有所为’?还有失业人员、残疾人、农村人口,这些群体的学习需求依靠普通教育往往无法满足,必须依靠社区来打通教育服务‘最后一公里’。”闫立成说。

    上海市教委终身教育处处长庄俭告诉记者:“此次文件的特点之一就是提出了‘提高服务重点人群的能力’,特别强调农村居民的教育培训,把农村留守妇女、留守儿童、老人和各类残疾人的培训服务都纳入社区教育体系,这是第一次。社区教育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教育,而是与百姓沟通的渠道,是社会和谐稳定的基础。”

    办好居民家门口的社区教育

    庄俭注意到,此次出台的《意见》,突出强调了服务基层百姓,把‘立足城乡社区,面向基层,办好居民家门口的社区教育’写进了基本原则。

    据了解,近年来,我国社区教育虽然取得了长足进展,但在实际发展中却面临困难。最大的问题是各地发展不平衡,社区教育资源不足。数据显示,我国自2000年开始,通过在县市区一级建立实验区来推动社区教育发展,目前全国社区教育实验区、示范区共200余家,省级实验区和示范区约500多家,而全国共有2800多个县市区,开展社区教育的仅占1/4。

    “一方面与各地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有关,但另一方面也和观念有关,经济不发达的地区也有社区教育做得好的。”陈乃林表示。《2014年社区教育满意度调查报告》也显示,“湖南、安徽、四川、山西等省份社区教育满意度的排名要比本省份人均GDP排名靠前”。

    文件还明确提出:“到2020年,社区教育治理体系初步形成,内容形式更加丰富,教育资源融通共享,服务能力显著提高,发展环境更加优化,居民参与率和满意度显著提高,基本形成具有中国特色的社区教育发展模式。建设全国社区教育实验区600个,建成全国社区教育示范区200个,全国开展社区教育的县(市、区)实现全覆盖。”

    同时,文件还提出“建立健全城乡一体的社区教育县(市、区)、乡镇(街道)、村(社区)三级办学网络”,“推动各类学习型组织与学习共同体建设”,整合学校、社区、社会资源等多项措施,推动社区教育的普及。

    让社区教育更加“接地气”

    “作为基层社区教育管理者,我感到很受鼓舞,”闫立成说,“文件的一些表述和我们的实际做法是一致的。”

    陈乃林告诉记者,此次文件的特点之一就是吸收了基层创新成果。近年来,教育部从社区教育实验区中遴选出部分社区教育示范区,文件的很多内容并不是凭空提出的,而是来自这些示范区实践经验的总结。

    庄俭认为:“这样的文件更有操作性和指导性。例如,提出‘丰富社区教育内容’,包括公民素养、诚信教育、人文艺术、科学技术、职业技能、早期教育、运动健身、养生保健、生活休闲等,这就使社区教育的范围更明确。”

    对闫立成来说,这意味着他的工作更加“师出有名”,“以前我们搞个体育类活动,人家会说那不是你社区教育的事。现在,我干事有依据了。”

    “其实,文件最终落脚点就一句话,教育怎么为百姓服务?”庄俭说,“那就是要求社区教育在内容、形式和方法上都更贴近百姓的需求。”

    例如,文件提出“加强课程资源建设”,“鼓励引导社区组织、社区居民和社会各界共同参与课程开发,建设一批具有地域特色的本土化课程。”庄俭告诉记者,一说课程往往就是建立在专业架构下的,并不符合居民的实际需要。上海市尝试开发了诸如“怎样看体检报告”“老年人怎样防跌倒”“怎样使用信用卡”等实用性的课程。

    文件还指出,“提高社区教育工作者队伍专业化水平”,“社区教育学院(中心)、社区学校应配备从事社区教育的专职管理人员与专兼职教师。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应根据教育部《社区教育工作者岗位基本要求》制定实施细则,省级人社、教育行政部门共同制定社区教育专职教师职称(职务)评聘办法。”

    这条规定让闫立成看到了希望,他告诉记者:“目前,师资队伍的确无法满足居民多样的教育需求,有人想学养蜂,但老师可能只能教种菜。而社区教师在教育系统地位尴尬,评职称一直是个难题,限制了师资队伍的发展。现在,这些问题有望解决。”

责任编辑:常丽圆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