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迈向教育均衡有“秘诀”

http://www.edu.hc360.com2017年08月15日09:23 来源:《中国教育报》T|T

    全方位督导促“后进”县市“快跑”,倾斜政策让乡村教师“干得欢”

    【慧聪教育装备网】7300多万人口,最高一年2016年的国内生产总值3.1万亿元,居全国第九,但人均才4万多元,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排名第十六。这是湖南省的财力。

    但就是这样的财力,湖南省122个县市区却要在2019年全部实现义务教育均衡,比国家要求提前一年,凭什么?

    洪水刚退的盛夏时节,记者进长沙、下常德,上岳阳、去永州,过娄底、入郴州,一路寻求答案。我们深刻的感受是:经费不足、乡村较弱、资源不够,但只要“督”出动力、政策暖心、措施过硬,也能事半功倍。

    督政督教督学——

    全方位督导让“一把手”们“坐不住”

    半个月,110多人,实地督查44个县市区3054所学校,共发现1.2万多个问题。这样一组数字,让湖南教育系统的许多干部包括学校教师,这个暑假基本没得休息了。

    6月1日,湖南召开全省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推进会,一个重要议程是副省长向力力约谈“问题较多”的20个县市区政府主要负责人。“副县长来的?县长呢?”向力力一一点名,安排副县长来开会的坐不住了,满脸通红。“离国检只有不到5个月时间了,还有这么多问题。”向力力一一点出问题所在,具体到县,“任务重时间紧,要有特殊的措施”。向力力要求并一再强调,要带着战略意识抓均衡发展,要用打攻坚战、歼灭战的精神推进均衡工作。20个县市区负责人当场签下了整改责任书。“坐不住了!回去后第一件事就是带我看最差的学校,赶快改。”会上记者就听到其中一个县的县长对教育局长说。

    “对照问题清单,倒排时间表。”7月4日,衡阳南岳区区长王燕到所属的黄竹小学等学校现场办公,提出要求,“一定要层层落实,责任到人”。7月7日,花垣县召开有280多人参加的义教均衡推进会,县长隆立新严厉要求:“再升温、再加力、再落实。”7月13日,道县召开教育强县工作第二次推进会,县委书记刘勇会强调,全县上下要齐心协力、紧密配合,职责再明确、措施再落实、督查再强化。7月14日,泸溪县调度会上,财政局当场表态,按时拨付教育投入1846.26万元。

    “像有条鞭子在催赶着一样,不跑不行,跑慢了也不行。”双峰县教育局局长朱均平说,去年以来,县委常委会和县政府常务会议教8次,书记、县长到学校现场办公6次,投入6亿多元改扩建71所学校、新建县一中。

    “就是要通过督查认清差距,发现问题,瞄准靶向。”湖南省教育厅厅长肖国安说,湖南推进义教均衡的速度“前慢后快”,目的是为各地留出更多时间做好前期工作,夯实基础,保证质量,防止降格以求。这次大规模的督查,每个地方至少要检查70所学校,按差异系数,从最差的看起。

    “湖南经济不太好,我们只有通过严格的管理督查,来较快较高水平实现义教均衡。”从事督导工作近10年的湖南省教育厅督导室主任雷桂平说,湖南有中小学1.16万所,2010年,湖南在全国率先建立省域范围内中小学督学责任区挂牌督导制度,责任督学们几乎每周下学校,推门听课,走访座谈,“使得每所学校都处于监督管理之中”。

    目前,全省14个市州和120多个县市区已经建立764个督学责任区,有责任督学3644名。永兴县第一督学责任区在调研村小后,提出“村小维修刻不容缓”,县里很快出台了“村小维修三年行动计划”,投入4000多万元,103所布点村小全部维修一新。

    设人才津贴、职评优先、“公费定向”——

    暖心政策让乡村教师“干得欢”

    常德市安乡县深柳中学教师刘业庆做梦都没想到,在乡村学校工作28年,自己会被评上正高职称。那是2014年,当时与他一起被评为正高的中小学教师,全省共19人,如今这个数字是165人,其中乡村教师16人。

    “向乡村教师倾斜。”湖南省教育厅副厅长夏智伦说。早在2015年,湖南就明确规定:乡村教师评聘职称(职务)时没有外语成绩、发表论文的刚性要求,且调整乡镇及以下学校教师岗位结构比例,中级增加5个百分点,高级增加3个百分点,重点用于解决在乡村学校工作年限较长教师的职称问题。

    城乡教育均衡,最根本的是师资均衡。如何吸引大批优秀教师到乡村从教,湖南想了许多办法。早在2009年,湖南湘西的泸溪、凤凰等国贫县,就给在乡村特别是村小任教的教师发放生活补助。到2013年,泸溪村小教师的补助为1200元,凤凰甚至到了1600元。“全年拿到手的有6万多元,在我们乡下算是高工资了。”凤凰县茶田镇和平教学点教师曾令忠说。

    泸溪和凤凰的做法带来了连锁效应。2013年5月,在国家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乡村教育生活补助政策出台之前,湖南省委、省政府发文,明确对43个县(市、区)设立农村基层教育人才津贴。“说起来只有一句话,但这个政策能制定实施,是有着相当难度的。”湖南省教育厅党组成员、省委教育工委委员陈飞跃说。然而,省委、省政府态度很明确:义教均衡事关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事关民生福祉改善,已上升为国家层面的战略部署。为此,省财政每年新增支出3亿多元,仅2016年省财政就投入资金4.02亿元,加上县市配套的2.44亿元,9万多名乡村教师按学校偏远与否,每人每月拿到300元、500元、700元不等的人才津贴。

    2016年,湖南将人才津贴发放范围扩大到51个县(市、区),一些地方坐不住了。“我们也参照这个做法。”长沙市教育局局长卢鸿鸣说。同年5月,长沙出台相关文件,对全市乡村教师分类分别发放500元、700元、900元补助,逐步建立“越往基层、越是艰苦,地位待遇越高”的激励机制。

    在湖南,实施乡村教师“公费定向培养计划”,从根本上改变了乡村教师队伍现状。统计显示,从2006年开始,此举已为农村学校补充高素质师资2.2万多人,而全省目前在岗的乡村教师总数是33万人。加上从2009年开始招聘补充的3.9万余名特岗教师,可以说,湖南乡村教师队伍的现状已今非昔比。

    有“湖南的西藏”之称的桂东县,2006年启动“公费定向培养计划”以来就积极组织学生报考,这些年共有200多人回乡从教。

    全面改薄、对口帮扶、资源共享——

    硬措施让学校面貌“认不得”

    5年投入141亿元,7284所完小以上的学校全部完成“合格”建设。

    “我们抓义教均衡,既要高标准,又要实事求是。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