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中从基础教育:大山深处的教育“逆袭”

http://www.edu.hc360.com2020年09月15日09:43 来源:海南日报T|T

    【慧聪教育网】9月7日,海南中小学校正式开学。连日来,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湾岭学校校长包瑞走进多个班级,为孩子们讲授“开学第一课”——《孩子们,请跨越那座山峰》。他注意到,校园里又多了不少新的面孔——据统计,截至开学当天,包括学校管理的3个乡村完全小学在内,湾岭学校本学期新增回流学生88人。要从2016年开始计算,该校总共回流学生超过400人。

    “湾岭学校出现的学生回流现象,是琼中各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的缩影。”该县教育局基础教育岗干事包志刚说,这几年,从海口、三亚、琼海等市县回流的学生源源不断,琼中的学位可以说一年比一年紧俏。

    “源源不断”并非夸张。他算过一笔账:从2015年至今,琼中在校中小学生从22379人增加到28000余人,其中超3000名学生是从县外各校回流的,“每年回流的学生能撑起一所乡镇九年一贯制学校”。

    受各种因素影响,近几年我国偏远贫困地区学校普遍出现“空心化”情况:师资弱化,生源流失,学校逐渐成为“空壳”。然而,在2019年才退出贫困县序列的琼中,却出现了截然不同的景象。

    一个经济发展相对落后、教育成绩长期挂尾的山区市县,如何在短短数年时间里吸引了数千名学生回流?本篇报道中,海南日报记者将带您一探琼中教育的“逆袭”之路。

    A

    新校长接手“问题学校”

    “但凡有点办法,都想把孩子送出去读书,把孩子交给这样的学校太不放心”

    上课铃响,校园里又响起了琅琅书声。包瑞站在校园里举目环视,映入眼帘的楼宇草木,无一不呈现着生机,也无一不写满了感慨。

    2016年,省教育厅面向全国招聘优秀校长,在甘肃省干了18年乡村教育的包瑞通过竞聘成为湾岭学校的新任校长。但他没想到,即将接手的竟是这样一所“问题学校”——

    教学楼已成危房,教学设备陈旧落后,校园里零零散散地分布着鸡舍、鸭棚、猪圈若干。更令他头疼的是,学校教师无心育人,上课敷衍,下课散漫,校门口一家麻将馆甚至为他们预留着一张“专用麻将桌”。

    可想而知,这样的教育环境怎么留得住学生?一连数年,湾岭学校的生源不断加速流失,就连本校教师都把孩子送到其他市县上学。包瑞挨个数过,那年学校在读的就只剩下81个学生,而且大多对学习不感兴趣,甚至文身、染发、抽烟、喝酒,不时出现校园霸凌行为。

    即便如此,已处在存亡之际的湾岭学校在琼中还不是最差的一所。要问当时琼中的整体教育水平究竟如何——每每全省中考、高考成绩排名表出炉,琼中人总习惯从表格最末开始寻找家乡的名字,好不尴尬。

    “但凡有点办法,都想把孩子送出去读书。何况我们夫妻俩都在外地务工,把孩子交给这样的学校太不放心。”湾岭学校一名蔡姓家长无奈之下,只好把孩子带到广东上私立学校,“一年几千元的学费,对我们来说是不小的负担。”

    还有的家长,比蔡女士下的决心还大。琼中乌石学校校长邓士志说,一位刚转学回来的学生,尽管其父母都在琼中工作,之前仍把她送到海口某私立学校读初中。每隔一周,父亲要接送她一次,往返两趟需驱车近10个小时。

    什么时候孩子才能在家门口上好学?这几乎成了琼中家长的一个“心病”。

    B

    僵化的体制机制如何打破?

    绩效工资差额从最多100元到7000多元,教师从不接受到纷纷参加培训提升自己

    校舍需要修葺,环境需要治理,教师队伍更需要整顿……压在包瑞身上的桩桩件件都是重担子、硬骨头。

    “谁想得到,快40岁的我还是那么拼?”谈起当初,包瑞朗声笑了。他一鼓作气,把妻女接到海南,再把老家房子卖了,跟学生们同吃同住,“为这所学校、为这些孩子,我可以说是‘破釜沉舟’!”

    重建学校,道阻且长。为了拆除校园中的“违建”,他反复给周围群众做思想工作;为了建一座色彩明快的教学楼、一块宽敞平整的运动场,他不惜多次和建筑公司交涉甚至争执。最难的时候,这个西北汉子几度热泪肆流。

    然而,给包瑞压力最大的,还是对僵化的体制机制“开刀”。

    他来之前,学校绩效工资实行平均分配,教师的工作积极性很低。于是,他制定了新的考核办法,以工作量和教学质量为主要标准,对绩效工资进行重新分配。新办法实施的首个学期,教师们拿到手的绩效工资,相差最多的能达到7000多元。

    “绩效一发下去,有的老师就不乐意了,接受不了这个差距。”包瑞记得,有教师打来电话哭诉,说到激动处甚至谩骂、威胁,“我坚决顶住压力,要求其他同志也不要退缩:错的是他们,不是我们!”

    包瑞的底气,不仅因为自信,更因为有县教育局在背后“撑腰”。将包瑞引进琼中的县教育局局长傅永东刚一到任就印发了新的文件,鼓励各校在绩效工资的分配上合理拉开差距,并且“上不封顶、下不保底”。

    这样一来,原本按3个等次分配绩效,最高和最低等次之间差距只有100元的局面被完全打破。“争议是少不了的,很多老师到局里反映情况。”傅永东说,每有教师上门,无论是反映绩效工资,还是其他事关教育教学改革的问题,局里都安排专人受理,到校实地调查,及时反馈结果。

    他说,教师上访不是坏事,这倒逼各校进一步规范规章制度。慢慢地,制度理顺了,心态调整了,找上门的人越来越少,潜心钻研业务的人越来越多——各校教师特别是乡村薄弱学科教师,都踊跃报名参加省里和县里组织的各项培训,仅2018年至今全县就有6000多人次教师参加培训,从中提升自己。

    C

    靠什么引进和留住好教师?

    岗位竞聘、人才补贴……用政策“大礼包”打造一支“百姓身边不会走”的优质教师队伍

    傅永东心里清楚:光靠改造本地学校和教师队伍,琼中教育无法在短时间内实现“弯道超车”。但,孩子们已等不起了。

    恰逢海南大力引进优质教育资源,琼中紧抓机遇,一方面利用“一市(县)两校一园”工程,引进华中师范大学及其附中、附小等优质教育资源;一方面利用“好校长好教师”工程,先后引进优秀校长21名、学科骨干教师69名,将当地乡村教师队伍的优秀骨干比例从10%提升到20%。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读者应详细了解所有相关投资风险,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关于慧聪|网站导航|客服中心 |法律声明|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移动站

客服咨询热线:400-6360-888 ( 免长途费 )  010-80707000工作时间:8:00 - 19:00

海淀公安局网络备案编号:11010802015485|京ICP证010051号

Copyright?2000-2018hc360.com.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