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 第 2 期

电子书包的春天缘何犹抱琵琶半遮面?

目前很多应用案例是将电子书包作为电脑的简单替代

仅仅将电子书包看作是多媒体课本或电脑屏幕,把原来电脑教室中的一套用法搬过来使用电子书包。这些陈旧的教学模式和观念阻碍了电子书包优越性的发挥。

当翻转课堂如一片春风吹进义务教育阶段课堂时,青岛市普通教育教研室小学数学教研员刘仍轩老师敏锐地捕捉到了它给课堂教学带来的积极变化,据了解,刘仍轩在2013年下半年带领青岛市2010级青年教师研修班、2012级骨干教师提高班和2013级硕士教师研修班的全体学员进行翻转课堂的专题培训,多次召开微视频制作方面的专题研讨活动,鼓励研修班学员尝试录制微课,撰写翻转后的课堂教学设计。而教育信息化的要求,电子书包的发展再次让刘仍轩看到了电子书包对翻转课堂的积极影响。青岛开发区珠江路小学作为青岛市基础教育“翻转课堂”教学实验学校,与青岛出版集团、青岛数字教育研究院开发的云课堂系统合作,开设“云课堂”试点班。让电子书包贯穿翻转课堂,成为了刘仍轩和教研室的新课题。

据了解,老师在课前通过电子书包向每位学生发布6-8分钟的微视频,学生们提前在家就可以进行自学,将课堂前置,课堂一开始同学们就可以相互探讨、交流。而老师在上课前就可以在自己的电子书包里可看到学生对学习内容的反馈,学习的理解程度,学生在自学中产生的疑问等,这些内容都已经反馈在了老师的电子书包中。这样老师在教学内容的设置上更加的有针对性,能够尊重学生的个性化发展。记者在课堂上看到,老师轻点一下“发布”,就可以将练习题发送到每个学生的电子书包上,学生在完成题目后只需点击“完成”。电子书包将自动批阅每个学生的答案,老师的电子书包上马上就有了每个学生的答案,全班的正确率一目了然。记者发现,在课堂上更多的是学生间相互的探讨,学生间的相互学习,而不再是老师填鸭式的教学。学生间可以通过电子书包中的微视频反复的学习,探讨,学习解题思路。[详情]

社会认知度不够

2013年6月,深圳60多名家长发布联名公开信,要求教育局停止推行电子书包。家长们认为“推广电子书包不符合中小学生的教育规律,有损学生的身心健康,而且反映出沉积多年的教育弊端”。甚至有学生家长认为,电子书包的出现是产业推动的结果,而非以教育需求为导向。

另外,很多教育机构,甚至是开发电子书包软硬件的IT企业没有对“电子书包”作深刻的理解和界定就匆匆上马。在实践中常常把给学生使用的上网本,平板电脑等硬件等同于电子书包。甚至某些厂商匆匆将课本电子化后安装到平板电脑就称其为“电子书包”。实际上,电子书包不是指单纯的硬件,其教学环境通常由学习内容、硬件终端和服务平台等部分构成,是一个有机整体。

电子课本呈现形式上如何标准化?智能校园平台建设如何标准化?不同机构研发的资源如何有效对接?6月12日,全国电子课本与电子书包标准化研讨会在合肥举行,与会专家围绕上述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详情]

03

电子书包不仅仅是单纯的硬件

就软件而言,有能力研发配套专业软件的企业缺相对较少,能够支持电子书包常态化应用的资源非常匮乏。往往学校在部署电子书包以后,发现很多软件根本就不是为电子书包设计开发,兼容性和可操作性均差强人意。而有些教育软件开发商缺乏对一线课堂、一线教师的了解和教育规律的认识,开发出来的工具复杂难用。

就网络构建而言,很多学校的无线网络覆盖仍然非常缺乏,难以保证全班同学同时高速上网。而电子书包等移动设备主要采用无线方式访问网络,缺少必要地网络环境缩小了其使用范围。此外,大量的电子书包安装、升级、维修,管理访问权限等工作需要投入专门的技术人员和设备。

中南传媒集团董事长龚曙光并不掩饰他们在电子书包上的野心。他算过一笔账,哪怕进入10万所学校,每个学校配备一个班,假设配备班级和学校管理系统的费用是100万元,由此带来的产值便已十分庞大。

天闻数媒2013年拿到了上海、厦门等地209所学校电子书包试点的订单,这个数据在2012年仅为18单。诺亚舟“优学派”的电子书包也在成都、青岛、深圳等地渐次开花。

电子书包现有规模与全国4万所大中城市学校及全国40万所中小学校的总量相比,无疑才冰山一角。就现阶段而言,纸质图书仍将与数字教育产品长期共存。与电子书包相关的各类型企业正积极拓展市场、累积用户。[详情]

结语

其实,在国家大力推进教育信息化的背景下,学校、老师、学生会迎来相关硬件设备的普及是显而易见的,上述问题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一解决,笔者相信电子书包的将在不远处揭开半掩的面纱。
 相关新闻列表
 热点栏目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