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报道
 ·软禁代课教师 教育局何以如此暴力? 02/09 
 ·粤开始辞退代课教师 17年仅补9000 02/07 
 ·应该妥善解决“代课老师”问题 02/07 
 ·最后的钟声:记乡村代课老师杨忠明 02/07 
 ·清退代课教师有情操作需制度保障 02/07 
 ·羊城晚报:有人被夺“代转公”权利? 02/07 
 ·代课老师被清退后:两手空空艰难求生 02/07 
 ·紫金辞退181代课教师 年工龄补偿53 02/07 
 ·湖南39名代课教师被指非法 月薪最高2 04/07 
 ·代课教师遭清致师资荒:校长被撤职 03/23 
 ·辞去又唤回 这次能否对代课教师好点 03/23 
 ·代课教师“清”退了 “师资慌”回来了 03/23 
 ·委员呼吁:公正合理解决代课教师问题 03/10 
 ·清退政策 希望给代课教师一个圆满结局 02/23 
 教育部:未听说清退代课教师最后期限
  连日来,有媒体报道称,为优化教师队伍,我国有代课教师的大部分地区正在进行最后的清退。这意味着,代课教师将在我国成为历史。此事旋即引起社会各界对代课教师命运的高度关注
 代课教师被清退无法转正 付出一生仍清贫
  44万代课老师被教育部一声令下清退,这些为教育事业默默奉献青春的编外老师们,不得不放下教鞭,离开讲台。他们本身收入不高,清退后处境堪忧。
  代课教师新政策
  ·四川绩效工资实施惠及代课及退休教师等群体 02/06 
  ·浙江教育部门欲经考试收编优秀代课教师 02/06 
  ·东莞代课教师改身份不易 同工同酬更难 02/06 
  ·广东中小学教师空编6万 超代课教师人数 02/06 
更多>> 
  各方反应
  ·教育部:禁聘新代课人员 被辞退的要补偿 02/06 
  ·劳动法:教育发达了 不能放弃代课教师 02/06 
  ·代课教师:不敢养蚕怕联想到自己 02/06 
  ·网友:代课教师的悲剧性教训何在? 02/06 
  官方评论
  ·共产党新闻网:清退代教有情操作需制度保障 02/06 
  ·凤凰网:关注代课教师 我们一直在行动 02/06 
  ·人民网:川绩效工资实施惠及代课教师 02/06 
   关于代课教师

    代课教师指没有事业编制的临时教师。他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的特定历史阶段一部分教师群体,无法享受与正式在编教师的工资待遇、社会保险、职称评定、劳动强度、福利等…

 ·产生的原因
 ·代课教师的艰辛
 ·代课教师是“农民工”
 ·代课教师的感恩
  教育界的农民工
  作为一名教龄数十载的代课教师!即将被“轰出”站了几十年的讲台,这份心灵上的难受和滋味又有谁来理解?我们代课教师在公办学校领导的眼里,就真的如同“农民工”一样属于弱势群体!
 悲情谢幕: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是真正“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式的老黄牛,他们是“哪里有贫困,哪里越偏远就挺身而上的勇士”,2010年将现有44.8万名代课教师全部清退,“代课教师”这一称呼也许即将成为历史
    城镇被清退代课教师现状
 北京代课教师:十几年教书换来一纸感谢
  田士明被工作了十多年的学校辞退,水壶在煤炉上呼呼直响,田士明坐在炉子边取暖,看到我们进屋,他起身迎接。“这房子是1967年盖的,旧了点儿,真是挺寒碜的。”田士明说话慢条斯理。
 教十几年教书 被清退只得一张奖状
  “你为什么清退我啊,我干了这么多年”,被辞退时,杜玉珍46岁,教育部门补给了教师一次性的补助。按照月工资标准412元计算,工作满一年以上的每年核发一月工资412元,超过12年的按照12年补偿。
 站20年讲台被清 代课教师做家教月赚300
  赤溪镇的46岁的李伟英现在的生活特别简单,白天照顾身体不好的丈夫,晚上就在自家的小屋里辅导几个过去自己班上的孩子做家庭作业,每月收入300元。这是她教师梦想的延续。
   山区:我把这一辈子都献给了你
 杨菊花坚守山村37年无怨无悔

    21岁,杨菊花站上了讲台,如今37年过去了,她不再年轻,站讲台站出了一身病:腰椎间盘突出,颈椎病,小腿静脉曲张,回想起这些年的经历,杨菊花觉得很欣慰,三四十名孩子考出了小山村,有的已在广州、北京等大城市安了家。“37年间,和公办老师干同样的活,拿远远不及他们的工资,也没个名分,生活也没点保障。”杨菊花说

 被清退后的人生像被“风干”了

    因为同工不同酬,同为教师,却和月工资一两千块的公办教师地位迥异,代课教师已习惯被村人歧视和嘲笑了。“这些年最难受的就是自己的孩子从小跟着自己被人看不起。”为了保两个儿子读书,这个经常苦劝村民一视同仁让女娃娃读书的老教师,忍痛让自己的女儿辍学在家务农,至今他都觉得愧对后来远嫁陕西的女儿。

 被遭清退 不敢养蚕怕想到自己

    1月29日早8时,李集镇大周村十四组的周明月开始忙碌了起来。61岁,本是含饴弄孙的时候,但周明月并不平静,“本想重返岗位,如今看来落空了。”劳作结束后,抱着孙子的周明月,总喜欢去离家不到1000米的大周小学门口瞧瞧,听听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听那“半截铁轨”敲出的上下课铃声

 18年教龄 43岁患病不能自理

    患葡萄膜炎,左眼基本失明,右眼视力低下,由于长期服用激素面部浮肿,和生病前判若两人。辞退时月工资160元,为治病欠下几万元的“巨额债务”。妻子在兰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当清洁工,目的是方便姚看病,她每个月拿600元薪水,是全家唯一的收入来源。女儿18岁,儿子17岁,两个孩子每年学费四五千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