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嘉宾

 对话焦点 第10期
    随着我国经济实力的大幅度提升和国家对教育事业的大力支持,如今示波器已经成为高校电子类实验室的必备仪器。甚至在许多的职业教育学院也配备了很多不同档次的示波器。面对市场上众多示波器,如何按照实验室的测量需求来选择合适的产品?目前示波器在教育市场的发展遇到哪些瓶颈?国内示波器厂家如何在测试测量领域和国外抗衡?一直致力于测试测量领域的普源精电对示波器有怎样独到的见解?【全文

 对话焦点回顾

  • 赵汉鼎秘书长


  • 方正科技 张志


  • 创而新 李慧勤
  •  专家介绍

        罗伟雄,教育部电子技术专家、北京理工大学教授。
        核心期刊发表论文30余篇(其中20篇为EI收录,1篇为ISTP收录)。现正在开展“快速跳频电台”,“TUBE码”的研究;“多制式电子侦察系统”的研究。曾获全军科技进步二等奖一次,新产品奖一次。曾任教育部电工课程教育指导委员会委员。现任全国大学生电子设计竞赛专家组成员,世界银行高等教育基础项目采购专家组电子组组长。2003年获北京市教育名师奖。2004年北京市高等教育教学成果一等奖。

     嘉宾以及介绍

        林斌,北京普源精电副总裁国内销售部总经理。
       RIGOL是业界领先从事测量仪器研发、生产和销售的高新技术企业;是中国电子仪器行业协会、中国仪器仪表学会会员。
       普源精电拥有国际水准的技术,拥有数量众多的专利和计算机操作系统软件著作权,自主知识产权填补了国家空白。 普源精电坚持自主创新,现已研发并生产了十五大系列、数十种产品,具体包括数字示波器、函数/任意波形发生器、数字万用表、虚拟仪器、可编程线性电源和多种数字化测试仪器。

        主持人:示波器作为一种通用的测试测量仪器,在各个领域的应用都十分广泛。那么示波器目前在高校的应用和发展有哪些变化?一直致力于测试测量的领域的普源精电对示波器有哪些独到的见解,我们很高兴今天邀请到北京理工大学的教授罗老师和普源精电副总裁林斌先生作客我们的直播间,欢迎您们。罗老师您是我们的老朋友了,先给我们各位网友打个招呼吧。

        罗老师:我们不是初次见面而是多次见面。

        主持人:罗老师是我们的专家,普源精电一直是业界大家比较关注的企业,林总您能够先给我们大家先简单介绍一下普源精电在去年取得的一些成绩和目前有哪些新的变化吗?

        林斌: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第一次和大家见面,所以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林斌,普源精电公司副总裁,主管国内销售业务。RIGOL大家都知道,我们是致力于测试、测量领域的企业,我们陆续推出了数字示波器、频谱分析仪、数字万用表,线性可编程电源,虚拟仪器,化学分析仪器,任意波发生器等等产品。在过去的一年中,我们也与其他公司一样,面临着经济危机的冲击,幸好由于我们全体同仁的努力,我们在国内市场的业绩没有大的下滑。我自己觉得经济危机等外界的冲击,从不同角度讲对企业来说也是一个好的事情,因为我们可以从中得到提醒,让我们更好的苦练内功,在这一段时间内,我们在内部进行了一些结构性的调整,提高管理效率,为2010年的发展做好准备。

        主持人:罗老师目前这个示波器在学校的发展趋势。

        罗老师:过去来说,示波器作为电子教学里面一个最基本的仪器,他等于是教师的眼睛一样。示波器这几年的发展的很快,我们过去到实验室的去看的话,基本上模拟示波器比较多,我记得我2000年做世行采购的时候,一直到2005年,基本上是模拟示波器为主,但是这几年模拟示波器慢慢的要淡出市场。这里面我说的数字示波器的问题,但是还要一个普及的过程,科学讲座还是需要的。我记得在05年的时候,我发现有些学校的老师对这些事情不了解,当然技术在发展,教师的思想也应该不断的进行更新。大家说示波器,我记得在2001或2002年的时候,我跟北大的教授做过这么一次实验,因为我们知道数字示波器本身是采样的,他是时间和时间当中有空点的时候,就比较麻烦。当时安捷伦有一个混合信号示波器,它是模拟和数字结合的。用它在看两个踩压点当中有的一个毛刺的时候,却看不到。通过当时做的这个实验,安捷伦的数字示波器确实不行,但是北大的老师觉得还是混合示波器比较好,有些方面,模拟示波器也有它一定的优势。

        我再举一个例子,我在2003年给我们学校自己的通信电路实验室采购示波器的时候,当然我是买了一个岩崎的4M的模拟示波器。因为当时我的概念是看条幅波的时候,数字示波器有变问题,不是很稳定,所以在实验室当时我买了40台模拟示波器,这几年技术发展。说到示波器也可以做一些我们要做的事,总的趋势来说,我们的数字示波器是要替代模拟示波器了。前一段时间模拟示波器比较便宜,一台二手的示波器最便宜的1000多块钱。但是现在这个数字示波器也到了2000多块钱左右的,我觉得慢慢取代的可能性比较大。2000年泰克跟我说,88所世界银行贷款的学校都给他找来,车费他付。,他来宣传一下数字示波器的问题,我说你不用这么做,因为我们当时买他的示波器是790美金。也就是最简单的数字示波器,而当时的模拟示波器才2000块钱,我说这样的话数字示波器和模式示波器的价格没法比,也不用多想了,随着技术的发展,这个问题肯定会完善。

        主持人:数字示波器将来肯定会代替模拟示波器,在学校的普及和推广还是我们要重视的问题。林总,刚才罗老师讲了一些市场上示波器的发展情况和存在的问题,您是怎么看待教育的领域,而我们的普源精电在教育市场有哪些政策?

        林斌:我想先补充一下刚才罗老师谈的问题,除了模拟示波器和数字示波器的区别,模拟电路向数字电路的转移也很普遍,我对无线领域比较熟悉,比如中频技术,以前都是模拟技术,慢慢向数字技术转移,比如我们的手机,我们的原来的都是模拟手机,现在逐步都过渡到了数字手机。因为模拟设计比较难于设计、控制而数字电路设计比较简单,相对来说容易规范起来,容易成巨大的规模,比如像大规模集成电路的VL-SI那就是很大规模的都是数字电路的设计,我想模拟向数字的切换是必然的一种趋势,针对于你刚才的问题,我想,普源精电跟教育领域和高校职校的合作是非常长的时间,我们对教育市场非常重视,我也认为教育是为产业而服务的,产业需要什么样的人才,教育就培养出什么样的人才。

        那你问到我向教育市场的策略如何,我想结合我们公司的三宽钟头产品说一下我们对教育市场的策略。第一,是平谷分析仪,在产业上其实有很多的需要在无线射频领域里有很多需要。比如说手机,无论是2G的,包括GMS、CDMA那3G的WCDMA、TTS、CDMA等等,包括我们用到的Rfid的卡,比如说我们家用的一些Ymax、Yfai(音)(8分39秒)。Ymax是4G的,再加上Green2等等,这些都意味着无线慢慢的在取代有线。在这个过程中,其实平谷分析仪应该越来越得到大家的重视。他在很多的地方,都应该被应用起来,过去经过我们的调查,其实学校里面的实验室,对平谷分仪器的采购不是很多,往往亿原因主要是平分析仪太贵了,他的价格门槛比较高,就算有一些比较有实力的学校采购平谷分析仪器的时候数量也很少。那么在做一个实验的时候,有可能要很多学生共有一台平谷分析仪器,大家知道在去年8月18日,普源精电已经推出了我们的DSA的1000A系列和1000系列,三款平谷分析仪已经大幅的把价格的门槛降低了,实际上给教学中大量应用平谷分析仪提供了必备的条件。我们希望能跟老师配合起来,逐步的把我们的平谷分析仪应用到实践中去。

        第二,数字电路的话题。像我所说产业的需求才是教育的原动力,那么在产业上我已经表述了从模拟电动到数字电动的大规模的迁移,数字电路有数字电路的好处,通过我们的调查,我们觉得目的的教育系统对数字电路尤其是实验这一块部分不是很够,因为如果要是进行数字电路设计的这方面的教学实验的话,往往要用到一些设备,进行逻辑分析。在逻辑分析这方面的投入我觉得还不够,Rigol推出的DS1000D系列,除了提供两个模拟通道之外,我们还提供了16个逻辑分析通道。它实际上是一种简单的逻辑分析仪,另它可以实现很多的东西,在教学上我们要培养学生的数字电路设计能力,我们可以用1000D的逻辑分析功能去进行一些简单的实验,比如Rigol推出了一些相应的课件,提供比如像SPI接口,像一些跑马灯的设计、像一些比如说艾方C(音)(11分20秒)的总监设计,等等这些方面,可以很方便的让老师在课件Demo和用户手册中得到他实验的内容,其实像这些地方我想对教学都是非常有益。

        第三,重头的东西,也是我们推出的DS6000系列,就是6000M、1G的数字示波器,那么在教学的和科研的一些实验室中会非常广泛的应用,因为这一个贷款下会覆盖示波器的需求的大部分。这个是毋庸置疑的,行业内的人都很期待这个产品。

        主持人:刚才罗老师也讲到数字示波器是将来的趋势,林总也说我们的数字示波器好,那我们能不能罗老师跟大家了解一下,这个数字示波器他到底结合真正的教学来说它的意义在哪?好在哪?

        罗老师:数字示波器有着模拟示波器不能比拟的东西。第一,它可以看单式的模型。刚才在前面我们讲“欧迪克”的迪克,迪克公司的总裁实际上是搞原子能爆炸的,搞核爆炸的时候他能够把这个模型取下来。模拟示波器不行,数字示波器可以。另外,数字示波器还有一个好的优点,它扫描数据可以很慢的打,因为在前一段时间,有一些学校搞自控的一些老师,提出一些慢扫描示波器的,当时我们认为慢扫描示波器已经被淘汰了。数字示波器需要跟我买都可以,当时就从我们的采购计划里把慢扫描示波器全部用数字示波器替代了,这个问题就是说,数字示波器这两个优点是别人不能比拟的。

        主持人:那么林总您说的第三点有一个DS6000的产品,这个产品我一直在关注是去年2009年推出的一款高端的产品,它在技术方面也有一些突破。我了解到我们普源精电一直都是作中低端市场比较好,这款示波器的推出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在向高端的市场有一些动作?

        林斌:我认识到在市场上有一些人的想法普源精电一直在做比较低端的产品,我想在这里介绍一下我们公司的定位,我们公司并不是一个纯粹的生产型企业。我们并不是真正靠低入低出、量大取胜这种策略。我们在技术上的投入是一直就有的。从我们1998年工作时建立,2000年的公司建立包括我们公司几位老总的重视,包括我们公司直接的导向都是非常技术型、追求技术突破的。我们目前公司研发人员超过了100人,其中博士、硕士的比例超过70%,我们已经取得的或者说正在申请在途的专利数目已经达到了150件左右。所以普源精电对技术的关注,对技术突破的关注,大家是毋庸置疑的,我们是这样的公司。

        刚才问到在低端产品和高端产品的未来市场定位这些地方,我想我们会两者并重,并不是说很贪心,什么都想占着,其实意味着普源精电的策略是要做丰富的产品系列,我们可以用高端产品带动低端产品,也可以用低端产品去支撑高端产品。未来我们形成在丰富的产品系列支撑下,我们可以进行立体化的销售,这是我们未来销售策略的动作。

        罗老师:我倒不认为普源精电就应该做低端产品,我始终认为,咱们电子仪器行业高端的始终是由国外的企业在霸占着。咱们国内的企业就应该有这样的志向,往高端走。就像乐凯胶卷和柯达胶卷是一样的。假设咱们没有乐凯的胶卷,柯达的胶卷就不会这么开心。咱们是需要有这样一批高端企业,从国外的企业抓一点东西过来。我从刚开始做,1999年就开始说这个问题,但是我采购了800万美金的东西,700万是国外的产品,100万是国内的东西。这样的话,按照民族工业的发展来看,如果企业都应该往高技术走。还有一个倾向,我觉得应该注意,咱们也有一些高技术的企业,生产出来的高端东西,跟国外的价格完全一样。这样他的企业就发展不起来了。咱们还是有他的一些毛病在里面,咱们用价格去压国外的价格,这是我们应该做的问题,不能说我生产出来的东西,跟国外的完全一样,那一点意思都没有。我是这样的看法。

        主持人:相信林总也赞成您的看法,因为刚才林总说到,普源精电是低端和高端并重来走的,也在吸取一些国外的经验,也在走一些高端的产品。罗老师我们刚才提到一个低端和高端的示波器,就实验室建设来说,它目前的需求是什么样的?

        罗老师:几个大的高校是从1999年开始更新仪器设备,正好是世行给了28所高校一笔钱。包括清华、北大,清华以前的实验室就是破破烂烂的。这样他们开始更新设备,它们要经过我们的手去采购东西。从示波器来说,100M以下的确实需求量比较大,他是量大,稍微高档的东西,量是比较小的。

        主持人:他采购的东西是高端的吗?

        罗老师:采购的量从高等学校来看是这样的问题。我们那时候60M的数字示波器订单都是有1000多台。市场基本上是被泰克占了,因为泰克有一个黑白的东西,他是790美元的价格。安捷伦给我报出的价格是100M的价格是1600美元,所以当时安捷伦就想我用一半价格拿下来,它的量确实很大,你说高档的,因为它的价位比较高,一般学校的量比较大,就配不起。有一个学校大概是拿到了300万的人民币,要建立一个通讯实验室,他们来找求我的意见,我觉得挺好,他先配了一套安捷伦的频谱仪,示波器都配了一套,超过200万。我还有100万怎么办,我说100万你就配一点国内的东西,就像频谱仪,示波器这样的可以多配一点。高档的东西都会有科研来购买。低档的可以给学生,因为学生首先要解决的是普及问题。刚才那个说的频谱仪的问题,这个问题我在2000年曾经在电子行业协会说过这个问题,要看一个研究信号有两个领域,一个实用,一个评。咱们示波器讲究的实用问题。没解决评的问题,咱们战略就说频谱仪解决频率的问题。所以我们培养的学生是瘸腿的,当时我说,咱们的学生基本上,本科生是接受不了频谱仪的,包括清华的学生在内。我们学校能接触那一点,我们有一个维修站,专门修频谱仪的,修完之后拿来做学生试教用。

        频普仪的普及我觉得始终是一个问题,而且是很迫切。泰克的示波器有一个软件,示波器上可以看评估。我当时就说,你这个评估不是真实的评估。因为是在有限长度下和有限点数下算出来的,跟真正的频谱是不一样的。所以学生需要有快速覆盖变化的东西,但是更需要有真正的频谱设施。我觉得频谱仪我在2000年的时候呼吁过厂家生产。但有很多厂家是在做这个东西,我觉得速度太慢了。有一个问题就是说,大量采购的时间已经过了,你说哪些学校还有几百万来采购?这个还需要时间,我觉得这个问题,高校是可以解决的。

        主持人:低端和高端都有一个应用,市场前景都很大。我们面对这个市场,我们也知道对于企业来说,竞争很激烈,像优利德、福禄克一些都是比较好的。林总能不能跟我们谈一下普源精电面对这些竞争对象是如何布置我们目前的市场绽裂可以结合国内、国外的不同来讲一下。

        林斌:这个话题是市场战略,所以这个话题是比较大的,因为市场战略涉及到很多层面,比如说人员、产品、渠道。

        主持人:就从我们的一些优点去谈一下。

        林斌:因为我是负责国内销售部,我主要结合国内市场谈一下我们的优点。我想我们应该可以调动更多的有效资源,形成一个更好的市场覆盖,而且由于我们对市场比较好的覆盖,我们是可以比较深入、比较快速的把握客户的需求,而且我们提倡的创新,并不是一个盲目的创新,或是为了创新而创新,而是一种知己知彼的创新。我解释一下,我首先要了解客户最需要的东西,什么是能给客户带来最大价值的东西,这是知彼。知己,要知道以我们自身的实力,我能不能够达到突破,我们能不能达到我们最好的地步,所以这是知己,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做创新,另外也是很多国内企业有了一个好处。普源在这一点上发挥的也很好,我们的性价比优势比较大,这也很重要,我想还有一点,在这个行业中,测试、测量的行业中,国内的民族企业的成长壮大。也必然是整个国家和民族的需要。我觉得这一点是肯定的。国内企业突破外资企业、突破国外企业的这种加速潜质,我想这种例子已经很广泛了,在各个行业中,已经不断的涌现,很广泛。Rigol不是第一家也不会是最后一家,我们在这个行业的突破也必然直接或间接的带来其他行业的一些突破。

        主持人:刚才罗老师也讲到了我们国内的企业一定要积极的去学习一些国外企业技术,不断的完善我们自身的民族企业的特质,罗老师您对国内、国外整个的市场,目前示波器已经发展了这么多年,国内企业处在一个什么状况,和国外企业还有什么差距?

        罗老师:从技术上来说。前几年我们认为是1G的示波器已经很好了,现在对安捷伦、泰克来说,1G我认为还是中端产品。因为他评了高以后会带来很多问题。不光是取样、处理的问题,因为频率高了以后,它的记忆整个东西会变的很高,咱们还是要不断往上走。还是从别人的饭里面挖一块过来。妨碍我们的行业的,还有我们的基础工业。因为我们的一些基础工业不行,所以产品的可靠性就不行。咱们接插件也不如别人,别人可以插拔5000—10000次,咱们的接插件不行,当然现在好了一点,但是要赶上它还是需要一段时间,这是基础工业的问题。因为这个行业只能在基础工业发展才能往上走,这是一个。

        另外咱们在做刘总说的模拟电路、数字电路的问题,我到不这么看,我认为数字电路,总的来说,是发展的方向。但是问题咱们往往行业的缺口是模拟电路,模拟电路比较高端。美国的人才市场也是这样,前几年九十年代的时候,数字电模的人才很好。恰恰这几年美国缺的是模拟电路的人才,现在咱们国内也是这样。模拟电路确实会带来很多的问题。这十几年我搞了全国的大学生电子竞赛,我就发现咱们所有的高校的学生模拟电路的功夫比较差,所以在我们专家组有这么一个说法,以后的模拟单独的数字电路问题我们不再出了,必须要干模拟电路。2009年的题目可以去看看。基本上是模拟电路题,只有一个题里的一半是数字电路,我总认为数字电路比较好学。它的逻辑关系肯定是对的,模拟电路是一个过程,数字电路只有两个状态,一个是极值和缓和两个状态。这两个状态研究好了就行。模拟电路整个过程都要关心,这个比较难学,咱们的学生也怕这个题,所以现在我们正在对这个模拟电路做一个很大的改革,怎么把模拟电路学好,咱们的行业来看,技术难关很多,但是我们必须走,不走不行。

        主持人:就是说,可能我们现在在发展的当中,会遇到一些这样、那样的问题,我们也会和国外的企业有一些差距,但是不容否认的是我们一些国内的测试测量的一些企业确实很迅速,发展的角度也是蛮快的,林总就普源精电是如何以这么快的速度在市场上占有一个很高的市场占有率的。

        林斌:我想我们确实在国内和海外的市场上占有一定的市场占有率,当然就是说,多谢主持人的褒奖,但是我不觉得我们市场占有率已经很好了,我们还有很多的工作去做,其实从创业之初,普源精电的发展来看,我们抛弃了一些转企的视角。我们比较在乎长期的可持续的发展,就像做一家百年老店,我们不愿意喊出非常值得彪炳的口号,非常大的目标我们还是踏踏实实的一步一步的做,在技术上就是如此,不断的积累、突破,再积累、再突破,这个过程很长,这个对做实事的人或者做实事的公司来说,都是一个必由之路,所以在我们的字典里就是努力赶超。但是也要符合自然规律,不用说非要拔苗助长,非常的快速突破。有些时候需要积累到位之后才水到渠成的,大家在今天能看到普源精电推出了6—7个系列的产品,这么多丰富的产品已经受到了大众的认可,那么这都是十年积累的结果。并非一日之功。

        罗老师:我补充一点,我觉得普源精电发展这么快,当然跟他们的领导层的决策有关系。他跟国内电子行业最大的优点是他有一个比较强的技术开发队伍。因为我们经常说仪器仪表行业本身是一个高回报的行业,你说安捷伦、泰克确实在我们国内赚了很多钱,但是他必须有两个前提,有两个要短投,高投。一个是技术的投入,一个是资金的投入,在咱们国内企业往往在这两个方面都有一些欠缺。现在做的比较好的,企业发展就比较好。我在仪器仪表行业比较看好的就两个企业一个是普源精电还有一个是常做的同惠。它生产的电桥确实不错,刚开始它是七个硕士生组合成一个集体开发,刚开始的时候,我觉得就是说,你必须有这样的高投入才会有高回报,所以我觉得这是需要积累的。

        主持人:其实普源精电在未来的发展中一直和高校有着紧密的联系,从罗老师能了解我们的产品,能对产品的发展做出一些观点和总结,那么罗老师最后跟我们大家说一下讲话对示波器厂家有哪些期望,好吗?

        罗老师:我希望生产性价比很高的产品,这是对我们用户来说是这么一个问题,但是确实要做到这一点是很难的,我刚想说,示波器的问题,要往高端走确实存在着很多的技术障碍。但是这种地方我必须克服,不走不行,不走是要挨打的,但是走的过程当中还是需要我们解决价格的问题。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我觉得这些东西,当然要看看,林总说的,我可以用低端产品去支撑高端产品是可以的,但是现在对数字示波器的看法有一些混乱。投入的厂家太多了,我始终认为这个东西最后会不会像我们国内这样像刚开始的电源生产厂家是一样的,打一个价格战,我并不希望我们的企业去打价格战,从我们用户的角度来看我并不希望他们打价格战。我认为一个企业要生产必须要有合法的利润,否则发展不起来。用抢夺单子去打价格战,往往一些企业就会采用偷工减料的做法,这是我不希望的。我愿意拿一定的钱,去买一定的质量的东西。另外,就从行业来说,要把可靠性搞上去,我始终强调这一点,因为我们都是从学生那过来的。我当然离开学生时间比较长了,学生用仪器是非常不注意的。不像我们技术人员、工程师那样比较小心,有的学生当玩具玩,他为了听响,就去弄开关。所以这个仪器的质量必须要好。过去的示波器基本上是五年换一代,从SP75、SR8,后来用的是经济版的示波器,基本上五年一次,但是恰恰我们买了一批日本的示波器用了十五年,有一段时间我就跟学校说,如果有钱你就买国外的。假设国外的东西比你的东西贵一倍,咱们的寿命是短一倍,那是一样的东西。我跟国内的企业说把可靠性提上去,我觉得可靠性的问题有一些苛求,刚才我说到有一些东西是基础产业的东西。基础产业的东西有一点点限制仪器仪表的行业的发展。我们共同把这个事情做好,功能不需要很强,学生不是研究很深的问题,也就本科生。很深的问题,我用好的示波器给他顶着。一般的东西,能看出一个方波就可以了。

        主持人:所以说可靠性和质量是比较重要的,听到罗老师的介绍我们都有很深的感触,那么林总您也对这个访谈和对罗老师的建议做一个总结吧。

        林斌:多说几句在价格战上的观点,我觉得我越来越认同罗老师,我们我内的企业不能打价格战。确实在那个时候偷工减料的现象肯定会发生。而且像我说的普源精电是为了做品牌,我们出一个产品就要出个精品,我们要做百年老店,我们的用料都是同类企业中质量比较好的,相对来说,价格也会比较贵,在这些地方我们可能因为价格因素,丢失了一两个单子,但是我们换来的是更大的品牌荣誉。我做的总结是普源精电的价值观有四条,首先我们致力于测试、测量领域,第二我们要为客户创造价值,我们要不断创新,而且我们要为各类人才提供发展的平台。

        主持人:各位网友听了今天的访谈,我们了解到普源精电在快速发展的背后其实是一步一个脚印在走自己的路,我们在看到可喜现象的同时也不能忽视罗老师在教学当中遇到的问题,希望示波器的一些企业能够更深入教学,生产出的产品能够更符合我们的教育需求,谢谢大家。








     DS1000B数字示波器

     DM3058万用表

     DSA1030A频谱分析仪

     VS5000系列虚拟数字示波器
     示波器动态
     ·普源精电携新品高调亮相2010全国高教展
     ·普源精电稳步发展 专家解读示波器发展
     ·普源精电DM3000万用表应用电源行业
     ·紧追市场求突破 普源精电练内功推新品
     ·普源精电发布LXI数字示波器DS1000B